凶残的魔兽激发了秋羽的嗜杀潜质,口中吼叫出声,脸色狰狞的他双目赤红,所持两股叉舞动生风,不停地扎入恶狼身躯,所到之处,鹰爪狼哀嚎着倒下去,眼见大事不妙,还有两头恶狼飞快转身想要逃走,却没能如愿。燃 文小说   w?w?w?.?r?a?n?w?e?n?a`c?o?m?

    秋羽一个健步窜过去,猛地扎死东边的恶狼,扭头看到西边那头恶狼离得远了,他猛地掷出猎叉,直接穿透其身躯定在地面上,干净利落,让吴彤情不自禁的为之叫好,这妮子又将几头受伤的恶狼处死,周围尽是鹰爪狼的尸体,总共有三十五只,让她笑逐颜开。

    毕竟鹰爪狼为一阶魔兽,可以作为上缴狩猎税的兽皮,吴彤开心不已,劫后余生的她满脸兴奋的道:“太好了,这些狼皮正好缴税,铁头,咱们赶紧剥了兽皮,然后尽快离开这里?!?br />
    “好嘞……”秋羽答应一声,跟着姐姐忙碌起来,两个人分工合作,配合默契,大概用了半个多时辰,收获了许多狼皮,全都卷起来放入吴彤的储物袋内,还有青麟锯尾虎的骨骼和尾巴,都是炼器的高级材料,也被收起来。

    吴彤俏脸上洋溢着笑容,开心的道:“兽皮倒是有了,还缺缴纳狩猎税的钱,咱们应该卖了高阶魔兽的晶核以及骨头什么的,换了钱就大功告成,不过只有去镇上的交易市场才行,咱们过去得穿过几座山,估计最快也得中午才能到地方,怎么样,你跟姐姐去吧?”

    彼此已经很熟悉了,跟漂亮姐姐在一起,秋羽显的轻松自在,笑道:“那当然了,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br />
    “真是我的好弟弟,那咱们赶紧走吧,还有好远的路程呢,很累的,你要做好准备?!?br />
    “没事的,我不怕累……”

    二人收受妥当,在林中快速穿行,吴彤纤手握着弯刀在前,每当有荆棘或者藤萝挡住去路,她就挥刀斩断,身手矫健,俨然是个经验丰富的女猎手。

    大概过了一个半时辰,姐弟俩已经翻过了两座大山,秋羽倒是没怎么样,依旧精神抖擞,吴彤却有些累了,毕竟之前还与群狼激战来着,消耗了体内大量灵气,如今不免额头见汗,气喘吁吁,显得甚是疲惫。

    小妮子实在坚持不住了,用手抓着青藤喘着气道:“不行了,实在太累了,咱们歇会吧……”

    秋羽停下脚步问道:“姐,距离镇上还有多远???”

    吴彤纤手一指,“翻过前面那座山,下山以后再走十多里的土路,就到镇里了?!?br />
    秋羽提议道:“哦……那还挺远呢,可是你已经走不动了,干脆我背你吧?!?br />
    吴彤俏脸一红,连忙拒绝道:“不用不用,这怎么可以,你也怪累的,姐姐歇会喘口气就好了,还能走的,不用你背?!辈还故呛苄牢康?,暗自寻思着,铁头看起来有点傻,其实很聪明的,知道谁对他好,也就对谁好。

    “不行,你都很累了,快点吧,否则去晚了,就卖不了东西了……”

    “那你能行吗,姐姐也不轻的?!?br />
    “放心吧,肯定能行?!?br />
    在秋羽的一再坚持下,吴彤只好红着脸同意了,被这小子背起来,让她觉得很不好意思,虽说以姐弟相称,可是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她正值青春年少,对方也是大小伙子,多亏没人看见,否则多难为情??!

    背上驮着年轻貌美的妮子,感受到对方的温软,秋羽非但没有觉得沉重,反而整个人都轻飘飘的,仿佛浑身上下充满力量,竟然如同脱缰的野马般冲出去,直接要飞起来似的,跨过了那一大片灌木丛,令吴彤觉得耳边风声呼呼,惊叫道:“你慢点啊,小心别跌倒了……”

    “没事的……”双脚落地之际,秋羽明确体会到有物触及后背,更是心中一荡,仿佛打了鸡血般快速向前狂奔而去,翻山越岭不在话下,让背上的妮子懵了,觉得这小子已经非人类了,如同出笼困兽般在林中穿梭,速度比之前快了不止一倍,而且不知疲倦似的。

    这分明就是一匹烈马啊,吴彤好像在马背上似的,简直惊诧不已,明眸中涌现流光溢彩,之前还犯愁如何抵达镇上,如今觉得没有任何压力了。

    不到半个时辰,秋羽已经翻过大山,看到了相距不远的道路,吴彤忙不迭的道:“铁头,你把我放下来吧,姐姐自己走可以了?!?br />
    “不用,我有都是力气,一直把你背到市场去?!鼻镉鹕酚薪槭碌牡?。原来喜欢上这种滋味了,背着美女非但不累,还很惬意呢,所以坚决不放小妮子下去,显然上瘾了。

    “哎呀,这怎么可以,你也很累了?!蔽馔暇故歉龃厦髁胬呐?,隐然猜到了,肯定臭小子与我这样子接触觉得很舒服,所以不放我下来,她俏脸上涌现红晕,愈发羞涩,觉得很是不妥,所以柔声细语的商量着,想要下来自己走。

    “我一点都不累,能把姐姐背到任何地方?!鼻镉鹚婵诨赜?。

    若此子思维健全,吴彤肯定以为对方不怀好意,然而对方心思单纯,她心里清楚并无恶意,也就红着脸道:“可是被别人看见了,误会了怎么办?”

    “误会什么?”秋羽不解的问。

    “这个……”吴彤俏脸红的要滴出血来,羞臊的道:“误会咱们是一对……”

    “什么一对啊……”秋羽显然并不理解,继续往前走着,只见土路上并无他人,不以为然的道:“哪里有人了,这条路连个鬼影子都没有,你怕啥嘛,就让我背着好了?!?br />
    实际上吴彤也蛮喜欢这小子背着,只是觉得男女授受不亲,心里好像有鬼似的,好在铁头什么都不懂,甚至不明白一对的含义,她也就释怀了。抬头眺望过去,确实路上没有别人,也就低声道:“那好吧,你再背我一段路,若是看见别人就把我放下,免得被人笑话?!?br />
    “知道了?!奔鹩?,秋羽不由得眉开眼笑,迈开大步在草丛中行进,脚步轻快,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吴彤看在眼里,心里暗自惊奇,铁头的身体素质非常好,而且与魔兽的厮杀之际非常敏捷,莫非以前是个高手吗,可是这小子才多大年纪啊,应该不会很厉害吧!

    显然小妮子被秋羽的外表蒙蔽了,觉得对方与她年纪相仿,却万万想不到,这厮只是服用了驻颜丹而已,看着非常年轻,实际上快四十岁了,跟她相比俨然大叔级别,绝非愣头小伙子。然而失去了记忆,秋羽看着就像傻小子。
3d图片 河南快三开奖 上海福利彩票投注站申请 广西快三走势图表今天 干万亿团队连码专家 广西十一选五前三组最大遗漏 i江苏11选5走势图 布鲁日对伊斯坦布分析 58同城炸金花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167期 双色球蓝球杀号百度彩票 如何对五百万彩票大奖 新曾道人内部玄机97 平特论坛 时时彩走势图龙虎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