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席上,荷马起身,环顾众人,“这场比武,证实了我的论断,营所装备的快速反应小队,他们的机动性,穿透力,时至今日也是非常有用处的,他们能够凭借这一点,在战场上快速来回,并且深入敌后,办到让敌人想象不到的事,这就足够了?!?br />
    顾晓北看着这名被骑士团内称为“疯王”的营长,知道他其实为了保住他们这个快反小队,和骑士团内部那些力量进行了激烈交锋。

    之所以他们快反小队没有被立即裁撤而是先进行一场和步兵队的比武作为缓冲,荷马在其中出了不少力。

    饶是如此,那些力量的来头也非常厉害,至少竟然安排了他们和步兵小队作对抗。但原本以为机关算尽的结果,却是让他们也始料不及的。

    说着,荷马低头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电子表,“差不多了,我待会还有个会。先走了……顾晓北,一会把这场比武的相关数据,传发给我?!?br />
    一句话起,众皆哑然。

    纷纷朝那名枢机处的主裁看去,表情已经相当精彩,这话和那名主裁判先前的说辞不谋而合,就像是反击。

    然后荷马风衣一振,通过看席大门,离开消失在众人视线内。

    那位枢机处的主裁判面容如铁,望着他的背影,然后在无数人似准备捕捉他表情丝毫之变化时,突而咧出一个笑容,“这疯王荷马……报复心真重!”

    在四起的笑容中,他看向顾晓北,“顾晓北,恭喜你了!”

    顾晓北敏锐感觉到其中或有揶揄之意,那将是对顾晓北不注重他面子的恼怒。

    他在快反小队打磨多时,早已经不是当初的血气方刚,知道若是得罪枢机处的官员,他无所谓,他手上的小队说不得将因此被牵连……当下道,“当时关心情切,对主裁判阁下有所冒犯,还望您大人大量海涵……”

    “不……”主裁判摆摆手,凝然道,“是我的问题,当时的确是我武断了……反思在战场,一个指挥官若是草草下定论,而忽略士兵的作战意志从困境中突围的可能……那么这样的指挥官,对整个军队而言,将可能是一种灾难吧……你提醒我注意自己的职责,这是正确的做法。我接受!”

    在顾晓北以及一干骑士团原本以为已经得罪了枢机处主裁的教官们眼底,则是完全没想到迎来这样的转折,都眨巴着眼的愣住了。

    “星河间,毁灭我们的战争已经开始了。在这场战争之下,或许没有真正的胜利者,但是,我们必须为我们的生存而战!为帝国的尊严而战。你和你的小队,让我看到了某种可能性的存在,这种可能性就是“趋近无限的可能!”,我们应对这场战争,也需要有这样的一种思想。恭喜,你们取得了使命演习的资格,我很期待你们日后的表现,在“使命行动”……或者往后推之的战场,还会带来怎样的惊喜呢?”

    顾晓北一众人立在原地,片刻后,齐齐起立,对做出定论的这名枢机处主裁判,唰!得行了标准礼。

    而与之相反,另一众看席,路德斯为首的一干步兵队的教官,脸色俨然是一片铁青,他们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们无法取得使命行动演习的资格……这意味着他们离那个舞台彻底绝缘了。但此时无论是悔不当初还是痛心疾首亦或者恨不能亲自提枪而战,都无法改变这个让他们彻底出局的结果。

    “在这场比武中,快反小队……战胜了步兵小队,取得了进军使命行动的优胜!把这个消息,上达给骑士团吧!”

    主裁判负手,透过那边的战场,遥望的是夕阳渐落的远方,对身边的两名裁判道。

    他似乎已经可以预料到,当这个消息传开出去,那些骑士团内部笃定了此次军演不可能列入快反小队的势力和风潮之间,会引发怎样的哗然振荡,但愿快反小队日后,还能有他们今天的运气……

    ******

    弗兰克的威胁越来越紧了!

    林薇攥着手上的这张请帖函,她的眉宇渐渐的扬了起来。这张请帖函是一场帝都花水街的上层宴会,花水街是帝国三大街之一,内里星罗棋布着影响着这片宇宙星空的公司势力总部或者分部,一万家在这个宇宙中盘踞影响力的公司荟萃其间。

    其中每天都会进行各种宴席聚会,这些聚会上,将决定帝国各区域,能源,科技,环境,贸易,资源,生态,物流,土地,空域,港口等等等等富含整个社会民生的走向。

    能够参加到这样的聚会中,无疑对家族进军帝国上层圈子很有帮助。别说伯爵林威如今已是下院议员,但下院议员并非永久议员,下院有严格的评级考核制度,不合格者将直接被刷落。有能者则晋级。而根据一项调查,下院十年来,被淘汰的议员已经超过了十万人。

    十万人被淘汰……时至如今整个下院,却只有近千议员。

    可想而知其中的残酷。

    林薇很清楚自己的家族在首都星,相比起那些在花水街这种地方中取得实际影响力的不少家族,其实还是算很渺小。

    所以如果可以通过这种聚会打通关节扩大家族影响力,当然是目前很好的一件事。但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一切都是弗兰克安排的。

    这样的宴会林薇已经进行过一次,也是类似的豪门商阀宴席,弗兰克和她出席场间,她打扮得极为艳丽,如同火焰。连场间那些见多识广的阀门人物都对她投来诸多觊觎之目光,而场间女子,少了互相间的争奇斗妍,却反而对她这个可能打破某种平衡的女人倍加堤防。她们很了解女人的魅力可以办到什么事情。名媛圈子向来有很著名的言论是“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br />
    她们堤防她的原因是只要她稍稍有所倾向,定然会让一些阀头随即朝她逐猎而去。这让她们妒忌。

    而林薇在那场宴会上清晰的看到了弗兰克对自己的某种隐藏极好的念望。在给她介绍各种大人物的时候,人家先似明非懂得朝林薇看一眼,说,“林威家族,是哪个林威家族?……噢,下院的林威啊……久仰久仰……”而后最终都会故作姿态地拍拍弗兰克的肩膀,“反正这种生意,我认你弗兰克老兄了……你要是觉得可以,我这边可以合作试试……这个,林薇女士是吧……那么,期待合作哦?!?br />
    乍一看似乎有无限可能,但林薇却处处能感受到弗兰克布下的局,让她想要扩大家族的影响力,就必须处处受其钳制,弗兰克相当于已经无形中将她绑缚在了一起。

    而且和那些人物以及她曾经梦寐以求的涉及方向看到突破口的时候,弗兰克的影子就会在其中如跗骨之蛆,处处卡住要害关节处,她林薇若是想要做到那些事情,就必须仰仗弗兰克的关系和出面,否则……她就只能被关在门后,什么都做不成!

    林薇已经感觉到了这种浸入心脏的憋屈。

    特别是,她是个聪明的女子,能够从弗兰克的这种安排中,琢磨到弗兰克有什么打算……他看自己的那种目光,林薇绝对不可能忘……那是一种,人类最原始的,但是却最具催动力的,能够让一个二级议长都可以为之细细布局最后可能流露狰狞图穷匕见的欲念。

    虽然上次弗兰克这种想要更进一步的贪欲被送她回家时她的巧妙婉拒而暂时阻挡。

    但林薇知道这种对她觊觎的欲念很可怕,甚至有天就会爆发,越陷其中,她越将无法抽身自拔。因为如果弗兰克一抽走承诺,她这些得到的东西,为家族争取的东西,都将失去。

    但是,家族要立足,林?;乖谄锸客糯蚱?,未来如果林?;瓜胍谄锸客鸥徊?,家族需要付出资源的时候,拿什么给?拿什么给林海铺路?

    这些都需要一个丰厚的底子。而现在的家族,根本不具备这样的家底。

    所以面对弗兰克的再度上层圈邀请。林薇终于是攥了攥手。她知道那是毒蛇和鳄鱼的池沼,她在其中,就如拈起裙摆,赤脚在空地小心翼翼前行……

    但是,为了家族或者更多的理由,就算知道这些,她也必须去。

    ******

    这头,下院议会大楼之中,弗兰克知道林薇绝不可能拒绝他的邀请,因为他太明白此刻的林家需要什么,而且,他明白林薇的执念。

    这个美丽的女子极为要强,她总是觉得自己有能力去做到那些看似女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对家族力挽狂澜。

    所以,弗兰克很明白,她绝对不会拒绝这样的机会。她就像是个憧憬各种桂冠,但却要强的认为自己可以凭借努力亲手取得的女人。

    不能说她天真,因为她的确可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得到……但关键是,她需要付出点东西。

    天下没有不付出就能得到的华贵珠宝,或者和这些东西类似的繁华光景。只是这个女人还不清楚这一点。

    没关系,弗兰克会一步步让她清醒的认识到这些,就像是摆出一个局,让她步步深陷其中,缠绕在她身旁,直到聪明的她蓦然回首,会发现她已经泥足深陷。你需要什么,我都给你,就像是一个痴迷糖果的女孩,自己就是发糖人,会有各种各样令人心折的口味,这些口味可能是虚荣,可能是满足,可能是繁华珍贵的物质,可能是旁人给你投来,让你如女强人般受尊重的体验,这恰是林薇最喜欢的东西。

    让这个女孩沉浸在这样迷幻如醉的世界里,连看他弗兰克,都觉得拥有所有男人都无可企及的独特魅力。

    然后,突然有一天自己不发糖了。

    那会怎样?

    习惯依赖痴迷这一切的女孩,会不会为了夺回他的宠信,而不顾一切褪掉女神般的外衣,对他狂热的倾其所有燃烧自己?

    弗兰克笑了起来。两侧嘴角大弧度弯起,有一种溢在光线里的诡谲。

    然后,一名下属恭敬走来,朝他递上了一封密信。

    接过密信。展开后,看到内容里的那个结果。弗兰克的笑容消失了。

    然后,他打了个电话,对那头道,“花水街的约会,我叫了林薇……通知她,今天的活动取消了?!?br />
    挂了电话,弗兰克来到窗边,静立,手上的信突然攥皱起来,他的声音,喃喃而起。

    “比武……居然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