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娱乐棋牌下载 > 玄幻小说 > 冰火魔厨 > 正文 第二十四章 九青神龙冰云隐
    念冰淡然一笑,道:“柔儿小姐,你只要记得,你输给我一个条件就行了,走,我们进去吧?!?br />
    换了一身魔法师袍的念冰与以前大不相同,清风斋门口的服务人员根本就没认出他来,但这些服务员自然是认得龙灵和洛柔的,赶忙上前,恭敬的道:“二位小姐来了,你们是来找我们小姐的么?”

    龙灵楞了一下,目光投向念冰,念冰道:“也叫上雪静小姐吧,该解决的一次都解决好了,也省得她继续误会我什么?!?br />
    龙灵点了点头,道:“那我们进去吧?!比烁孀欧裆恢弊呷肭宸缯筇?,与大成轩比起来,这个大厅显得小了很多,但布置很别致,到处都是以木雕而成的装饰品,连桌椅都不例外,完全是用特殊的木材雕刻而成,整个大厅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清香,轻柔的音乐从一块幔布后传来,似乎是琴声,曼妙的乐曲很轻,绝不会有吵闹的感觉。

    念冰不禁心中暗赞,他还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大厅之中,心中想到,清风斋能够成名果然非幸运所至,这里布置的每一个细节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成果。

    念冰向那服务生道:“麻烦你请雪静小姐出来。我们有事找她?!?br />
    服务生疑惑的看了念冰一眼,他现在才发觉,这个男人看上去有些眼熟,但又实在想不起在什么地方见过了。他自然是见过念冰的,不过,劈柴时的念冰,不论在装束还是气质上,又怎么能和现在相比呢?服务生不确定的看想龙灵二女,智女洛柔向他点了点头,道:“去吧,告诉静静,就说我和灵儿都来了,让她快一点出来?!?br />
    洛柔实在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念冰究竟搞什么把戏,看着念冰自信的样,她心中突然有种期待,在冰雪城中能让她惊讶的事情毕竟太少了,她一向以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闻名,但是,自从念冰出现以后,带给她的惊讶却越来越多,几乎没有一刻停止过,不论是送她那块作为生日礼物的冰激凌蛋糕,还是后来调查出的魔杀使事件,都让她对念冰这个人充满了好奇,就在她以为已经充分认识了这个人的时候,这个人却突然告诉她,她所认知的一切全部都是错误的,此时她的心情极为复杂,非常想探知个究竟。

    服务生去了,念冰拉过一张椅坐了下来,向二女做个请的手势,微笑道:“怎么?两位不坐一会儿么?”

    龙灵微笑道:“都坐一路了,我站会儿就好,我以前曾经听妈妈说,女孩老坐着,会影响身材的?!?br />
    洛柔走到念冰身旁,弯下腰,在他旁边耳语道:“静静满上就要出来了,你想好怎么收场没有?”

    念冰淡然一笑,道:“当然想好了,智女小姐,我听说你已经订婚了,你离我这么近,不怕别人误会么?”

    洛柔一楞,目光落向一旁的龙灵身上,“你跟他说的么?好哇,灵儿,你不是吃醋了吧?!?br />
    龙灵一听这话,顿时俏脸大红,“柔儿你别乱说,我和念冰只是朋友而已,又怎么会吃醋,我只是告诉他事实而已,避免他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br />
    念冰哈哈一笑,道:“不会,不会,我这人一向有自知之明的,灵儿怎么会如此误会呢?”

    龙灵白了他一眼,道:“误会?恐怕不是吧,我明明记得某人那天送了一个生日礼物给人家,还不让我们吃呢?!彼祷暗难?,完全是像在对自己的男友娇嗔,美眸中眼波流转,看的一旁的服务人员们一个个都陷入呆滞之中。

    念冰心中暗道,看样,龙灵确实对自己有些好感??!恐怕这冰雪城自己不能待的时间太长了。洛柔扑哧一笑,道:“还说不是吃醋呢,你看你的样哦?!?br />
    龙灵大羞,刚要反驳,却听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灵儿,柔儿,你们都来拉,我正烦着不知道该干什么好呢,太好了,既然你们都来了,就让明叔叔给咱们做点好的吃,只要我去磨他,他一定会同意的?!?br />
    红色的身影随声音而至,念冰突然发现,还是红颜色最适合雪静,穿上红色的衣裙,她就像一团热情的火,可以融化一切似的。

    由于龙灵和洛柔都站在念冰身前,挡住了他大半个身,所以雪静并没有注意到他,来到二女身前,她惊讶的看着龙灵道:“灵儿,你这是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不是病了吧?!?br />
    一旁的洛柔听到雪静的问话顿时大笑出声,窘的龙灵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才好。

    念冰站起身,适时为龙灵解围,“雪静小姐,我们又见面了?!?br />
    身材高大的念冰一站起来,顿时吸引了雪静的注目,看到他,雪静脸色顿时大变,冷声道:“是你?谁让你又进我们清风斋的,我们这样的小庙养不了您这样的大神,请出去吧,我们不欢迎你?!?br />
    念冰并没有介意,淡然一笑,道:“雪静小姐不要误会,今天就算我是这里的一位客人吧,既然清风斋是开门做生意的,那么,我想你们也没有理由拒绝一位魔法师客人,不是么?”

    雪静哼了一声,刚要说什么,洛柔赶忙道:“静静,以前的事你就不要计较了,今天我们跟他到你这里来,是想看他怎么出丑的,算给我个面,好不好?”

    雪静楞了一下,疑惑的道:“怎么回事?”

    念冰道:“雪静小姐,我想,你一定很想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到大成轩去,后来有来了清风斋砍柴的吧,以我魔法师的身份,根本没必要这样做,但我却真的这么做了?!?br />
    听了这话,雪静和龙灵还没有什么感觉,一旁的洛柔顿时心跳加速,是??!像他这样的聪明人根本不可能做些无谓的事,他既然进入清风斋砍柴,自然有他的道理,绝不会是为了魔杀使的事隐瞒身份那么简单。想到这里,洛柔第一次感觉到,自己与念冰之间的赌约恐怕要输了。

    雪静冷哼一声,道:“像你这样的人,来到我们清风斋恐怕也没安什么好心,我哪里知道你脑哪儿出了问题,非要去砍柴,好好的魔法师不做,我看,你不是傻就是神经病?!?br />
    念冰淡然道:“不错,我来清风斋确实是有用意的,但却不并不是什么坏心。你们都很想知道是为什么吧,很容易,我现在就告诉你们,用行动来告诉你们。雪静小姐,请你将明元师傅请出来好么?其实,我来到清风斋主要是为了他?!?br />
    雪静楞了一下,道:“为了明叔叔?”她怎么也没想到,念冰居然会给出这样一个答案。

    念冰微微一笑,道:“正是如此,只要你将明师傅请出来,一切自然都会明了的?!?br />
    雪静想了想,道:“好,那你等着,我到要看看,你与明叔叔之间有什么关系。他可并不认识你的?!彼低?,像一团红云般朝后面跑去。

    念冰向一旁的服务生道:“清风斋是冰雪城最好的饭店之一,我想,你们这里各种餐具一应俱全吧,请你给我拿一个直径一米的大盘来,盘底要平,同时,再拿九条黄瓜,三节甘蔗,谢谢。至于最后多少钱,我会算给你的?!?br />
    服务生虽然看到念冰与雪静之间似乎有矛盾,但他毕竟是龙灵和洛柔带来的,也没有多说什么,立刻下去准备了。

    龙灵惊讶的道:“念冰,你要盘干什么?还有黄瓜。难道你要请明叔叔当众作饭给我们吃么?那是不可能的啊,明叔叔的技艺是绝对不能外泄的?!?br />
    念冰叹息一声,道:“有什么不能外泻的,如果别人能学的了,那也是一项本事了,就是因为敝帚自珍,上古时代不知道有多少好东西都没有传下来。灵儿,少安毋躁,等着看吧?!?br />
    一会儿的工夫,到是明元与雪静先出来了,雪静走到念冰身旁,道:“明叔叔已经出来了,现在你可以说,为什么你到清风斋是找明叔叔的了吧?!币槐咚底?,她眼中流露出讥讽之色,“应该不是为了拜明叔叔为师吧?”

    念冰淡然一笑,道:“有什么不可以么?所谓达者为师。明师傅,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那天我所说的口诀?!?br />
    明元从一出来看到魔法师装束的念冰时,就有些发楞,当念冰向他发问,他才看出,眼前这名身穿大魔法师装束的青年,正是那天看自己制作金香圈的劈柴工,疑惑的道:“你,你怎么成了魔法师了?那天因为城里出了事,我一直没顾的上,后来再找你时,你已经离开了清风斋,我确实很奇怪,你是如何得知金香圈制作诀窍的,那是我师傅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这个秘诀外人根本不可能知道。所以,虽然别的地方也有金香圈卖,却很不正宗,比我们清风斋的金香圈要差的远了?!?br />
    念冰微笑道:“口诀自然是师傅传下来的,明师傅,您很快就会明白了?!贝耸?,先前去拿东西的服务生已经回来了。手中捧着一个大盘走到念冰身旁。

    念冰伸出右手,稳定的接出盘,放在旁边的一张方桌上,直径一米的大盘几乎将整个桌占满,念冰微微一笑,道:“现在,答案可以揭晓了,明师傅,在厨艺界同样有着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一说,您的身上,一定带着自己最得意的刀具吧,我想借来一用?!?br />
    明元脸色一变,冷声道:“不行,对于厨师来说,刀就是生命,这点与武人并没有什么区别?!?br />
    念冰依旧脸带微笑,“是这样么?我想,您的师傅应该告诉过您,当初曾经有一个人在他最?;氖焙虬锕话?,并传授给他三大绝技,才使他能够得到厨中仙的美誉?!?br />
    听了这话,明元顿时大惊,“你怎么知道?”他的声音已经有些变了,要知道,这件事极为秘密,他师傅只告诉过他一个人。

    念冰微微一笑,道:“因为,当初帮助过令师之人,就是家师?!?br />
    明元全身剧震,“你,你是鬼……”

    念冰阻止明元再说下去,伸出手道:“借刀一用,可以么?明师傅?!?br />
    明元眼中流露出一丝恭敬之色,看了看盘中的黄瓜和甘蔗,点了点头,道:“当然可以?!笔衷诨持幸幻?,顿时,一并长约尺二的尖刀已经跳入手中,除了念冰以外,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看出刀是从明元身上什么地方出来的。

    念冰接刀入手,看着刀刃上流转的淡淡青光,赞道:“好到,这想必就是当初厨中仙前辈的那柄宝刀仙斩了,据说,此刀曾经在刹那间将一头整牛从中刨开,而滴血不沾,确实是一柄好刀??!”

    明元垂手而立,道:“不敢,这柄到在尊师的正阳面前,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陪衬吧?!庇捎谀畋党隽说背醯拿孛?,他对念冰的身份没有丝毫怀疑,因为,那金香圈的口诀,正是他师傅当初告诉那位恩人的。

    念冰微微一笑,看了一眼周围陷入呆滞状态的三女,微笑道:“我要开始了,现在虽然天气已经逐渐转凉,但暑气却仍然存在着,今天,我就为三位小姐上一道清凉的菜肴,希望你们能够喜欢,请向后退一点,谢谢?!?br />
    此时,即使是脑最直的雪静也已经看出了念冰的不一般,她对明元再熟悉不过了,当初,他父亲为了请明元到清风斋来主厨,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唇舌,明元虽然名义上只是厨师长,但在整个清风斋中有着超然的地位,即使是父亲雪极见到他时也是非常尊敬的,一直以兄弟相称,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明元脸上有恭敬这种表情出现,而使这种表情出现的人,正是面前这个身份神秘的念冰,让自己心乱如麻的念冰。

    念冰动了,从旁边的桌上拿起几根筷,整齐的码放在桌的脚落上,再将大盘中的黄瓜和甘蔗一一拿出,放在筷上,用意很明显,是不希望材料上沾染到灰尘。最后,他手中只剩下一条黄瓜。

    念冰左手捏着黄瓜的尾部缓缓抬起,服务生所拿来的九条黄瓜虽然重量上满足了念冰的要求,但形状却各不相同,念冰看着黄瓜,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周围的一切,眼中只有那条碧绿的黄瓜而已。右手握着明元的刀,保持静止状态。

    雪静看念冰怪异的站在那里,不禁有些不耐,刚想说些什么,却被明元制止了,明元向雪静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惊扰到念冰,然后自己却聚精会神的看着念冰的手,等待着心中期待的情景出现。

    终于,念冰动了,准确的说,是他的右手动了,左手稳如磐石般依旧捏着那条黄瓜的尾部,右手的刀带起一道淡淡的青光,轻轻的切入黄瓜头部向下两寸处,这是第一刀。

    雪静差点笑出声来,看了半天,原来就是一到切在黄瓜上而已,她极力捂着自己的嘴,才没有笑出声来。但是,她很快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念冰的手腕微微一翻,又是一刀,这一刀,斩在先前那一刀的下面,一片薄如纸的黄瓜片出现了,最奇特的是,这片黄瓜分别与上下相连,只有细微的一点,按照常理来看,下面的黄瓜头重量应该完全可以将它坠断了,但事实上,它们却依然连着。

    明元下意识的惊呼道:“藕断丝连刀法,好刀法??!”说出这句话,他赶忙捂住自己的嘴,但眼中兴奋的光芒确是无法掩饰的,作为一名顶级厨师,还有什么比看到自己想象中厨艺更完美的事情呢?

    念冰根本就没有听到明元的声音,他的精神已经完全停留在那根黄瓜上了,刀再动,只不过,已经不是先前那缓慢的两刀了,刀如雪,手腕仿佛在空中飞舞一般,连明元的眼力都无法看清念冰究竟做了什么,只见那条黄瓜缓缓下坠,每一片都是那样稍微连接着一点,凭借着那细微的一点,掉着黄瓜头的重量,缓缓向那大盘中坠去,而黄瓜头所对准的位置,正是整个盘的正中央,刀光持续的闪烁着,在场每一个人都看呆了。

    洛柔似乎又看到了念冰切蛋糕的那一幕,但很显然,这切黄瓜的刀法要比切蛋糕难的多了,那每一片连接着的黄瓜片不仅已经薄到了极点,最为可贵的是均匀二字,就连每一片与每一片连接的地方都是那么均匀,没有一点瑕疵。

    黄瓜头终于坠在了盘的中央,原本不到尺长的黄瓜,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尺半左右的长短,念冰手中的刀光依旧在闪烁着,一片片黄瓜逐渐将黄瓜条拉长,正在这时,念冰的左手终于动了,手腕微微一抖,在刀光停滞的瞬间,下坠的黄瓜条在黄瓜头后面巧妙的围成了一个圆环。刀光继续闪烁,黄瓜条逐渐变长,当这一条黄瓜在盘一侧围出三个圆环之时,念冰的刀终于斩到了黄瓜尾部,他没有再继续斩下去,而是将黄瓜尾部搭在了盘边上。

    在众人眼中,如此刀功,只能用奇迹二字来形容,奇迹在继续,第二条黄瓜已经跳到了念冰手中,这一次同样是凝视,但凝视的时间明显缩短了一些,当道光再次闪烁时,与第一条黄瓜同样的情况再次出现了。刀光在反复着,但在场众人的目光却没有一个离开念冰手上的刀和手上的黄瓜,虽然是重复的动作,但在他们眼中,这动作却是如此的生动。

    黄瓜依旧是变长,依旧是盘绕三周,这是第二条,紧接着,是第三条,第四条……,每一条黄瓜都进行着同样的工序,眼尖的洛柔惊讶的发现,在念冰完成的黄瓜上,竟然散发着一层淡淡的白雾。

    开始时其他人还没有注意到这个情况,当完成第五条的时候,整个直径一米的大盘上,已经布满了淡淡的白色雾气,青色的黄瓜若隐若现,看上去极为奇异。

    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风斋的主人雪极已经来到了女儿背后,其他人都处于半呆滞状态,竟然没有人发现他的到来,当雪极看到手中道光快速闪烁的念冰时,立刻也步了其他人的后尘,他有着武斗家的实力,眼力自然有独到之处,念冰的动作极快,似乎根本用不着思索似的,看着那逐渐拉长的黄瓜,雪极自问,对力量的控制绝对达不到念冰这种程度,那妙到毫颠的刀法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令人叹为观止。

    当九条黄瓜全部完成时,整个盘几乎摆满,那九条盘绕在盘中的黄瓜,位置完全一样,九个黄瓜头竟然微微抬起,在盘的正中央凑在一起,位置没有半分的差错,就连那九条黄瓜尾巴,也奇异的保持在均等的位置上。

    刀光一闪,朝明元而去,明元下了一跳,下意识的抬手一挡,入手的是刀柄。

    “明师傅,谢谢你的刀?!蹦畋男纳袼坪跻丫耆谌肓嗣媲暗牟穗戎?,目光落在盘中碧绿如翡翠的黄瓜上,看着那淡淡腾空而起的白色冰雾,他探手入怀取出了一个小布囊,就是当初在水货铁器铺为凤女制作鸽肉饭时的工具。

    没有用眼睛去看,食指与中指自然的探入布囊之中,当手指离开布囊时,带出了一道寒光,那是一柄小刀,刀长不过五寸,刀头很小巧,刀刃与后面的刀柄长度是相等的,各占两寸半,前面的半截刀刃,竟然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刀刃侧面,似乎有一个狰狞的雕刻。

    明元深吸口气,喃喃的自语道:“鬼雕神刀?!?br />
    念冰接口道:“鬼斧神工幽蓝焰,雕龙刻凤一刀寒。正是鬼雕?!?br />
    明元看了念冰一眼,“鬼雕一出,谁与争锋?!笨吹焦淼?,眼中的尊敬之色更盛几分。

    念冰的目光落在盘中央的九个黄瓜头上,“鬼雕虽好,也要看用在何人手中,希望我没有辱没了师傅当年的名头吧?!彼难蝗煌淞?,就向折断了一般,大腿顶在桌边上,整个身体呈九十度角,面部正好在盘中央上方,手腕微颤,瞬间挥出九刀,那原本的九个黄瓜头上各自多了一个痕迹。

    明元突然明白念冰要干什么了,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本来,他心中还多少有些不服,但当他看到念冰所出的第一刀时,他明白了,单是刀功,自己远远不是面前这青年的对手。

    在场识货之人并不只有明元一个,雪极倒吸一口凉起,“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龙雩集舞之法不成?天啊,难道这真的存在么?”

    事实很快回答了雪极这个问题,念冰出刀了,幽蓝色的光芒,正如一团冷焰般在他的五指间跳动,随着刀动,他轻声吟唱道:“鬼手落处惊天变,雕成波涛百回旋,神工千古今方在,刀起残月映冷泉?!敝患怯睦渡墓饷⒃谂讨醒氩欢系男?,雪极清晰的看到,每念出一个字,九个黄瓜头上都会多出一道痕迹,绿色的碎屑随之飘然而落,当最后一个泉字音落之时,加上最初的九刀,一共二百六十一刀,就在这短短的吟唱时间中完成了。一圈绿色碎屑整齐的撒在盘正中央,形成一个圆形的墨绿色花纹,纹路很清晰,圆环图案没有丝毫偏差,所有碎屑甚至大小都完全一样。最为震撼的,是那片碎屑上方的雕刻之物。

    九个如同翠玉般的雕刻齐昂首,鹿角、头顶口角有须、额下有珠,那分明就是九个翠玉般的龙头??!龙头栩栩如生,同做昂首状,仿佛正在吞云吐雾一般。

    鬼雕隐,念冰看着那九个龙头,轻叹一声,“可惜,我还没有达到龙雩集舞极至?!?br />
    明元赶忙问道:“那极至是什么?”

    念冰淡然一笑,“九龙腾云,千变万化?!币槐咚底?,念冰双手握住盘两端,稍一用力,盘离桌而起,他很小心,似乎惟恐有任何偏差似的。

    此时,雪静和龙灵早已经呆滞了,只有洛柔的目光还略显活络,她的眼眸中已经多了些什么。

    念冰全身散发出一层淡蓝色的光芒,光芒随着他的目光,向桌面上凝聚着,渐渐的,一块直径与人手差不多的圆形冰块出现在桌面上,冰块表面极为光华,像一个圆形的片,厚约一寸。这是最基本的寒冰术,但在念冰用出来,其控制力之强,效果之妙,绝对比用一个四级魔法还要震撼。

    盘重新放下,落在那块寒冰之上,寒冰所在的位置,正是盘的正中央。轻轻一动盘的边缘,盘竟然缓慢的转了起来,鬼雕再现,当每一条黄瓜的尾部转到念冰的面前时,那幽兰色的光芒就会闪烁五次,三圈之后,一百三十五刀,他的手却仿佛只是颤动了几下而已。碧绿色的碎屑平铺在下方,形成九个云朵般的形态,在它们的衬托下,九条栩栩如生的翠绿龙尾出现了。

    当龙尾出现的刹那,盘中的九条黄瓜仿佛活了一般,宛如九条青龙似的在云雾中盘旋着,盘依然在缓慢的转动着,九条青龙在云雾上漂浮,它们似乎在嬉戏,似乎在相互问候,九龙聚首之势是如此真切。

    念冰并没有停止,拿起三节甘蔗中的一节,鬼雕闪烁,甘蔗皮自然而落,这次不是在盘中,而是落到了一边,鬼雕飞舞,乳白色的甘蔗在刀下变化着,当盘停止转动之时,念冰手中的鬼雕也停了下来。出现在他手上的,是一个奇异的形态,下面是一个底托,上连直径仅有筷粗细的白色直杆,最上方,则是一个乳白色的球,球的表面极为光华,看上去如同羊脂白玉般动人心魄。识货如明元、雪极等人都知道,圆球看似简单,但能如此浑圆无瑕疵,却是非常困难的。不过,念冰给他们的惊讶已经够多了,此时,他们的心已经有些麻木。

    念冰探手入盘,小心翼翼的将雕好的甘蔗放入九颗龙头中央,成九龙捧珠之势。

    完美,除了完美之外,众人已经想不出别的词汇来形容眼前的一切。

    盘再次旋转起来,念冰同时拿起另外两节甘蔗,淡蓝色的光芒在他手中集会,这一次,他并没有去皮,将两节甘蔗头相对,快速的摩擦起来。

    甘蔗能摩擦出什么?无非是汁水,但是,极冻之下的甘蔗却不一样。乳白色的冰粉飘然而落,带着甜香的气息,向盘中飘洒着,在冰粉的作用下,盘中原本减弱的冰雾再次升腾而起,甘蔗未尽,被念冰抛于一侧,甘蔗形成的冰粉,已经撒满了盘中的每一个角落。

    九条栩栩如生的青龙以腾云驾雾之势共捧明珠,盘中的绿并不单调,因为深浅不一而带来了鲜活之气,再加上冰雾和甘蔗珍珠的点缀,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

    念冰拍了拍手,淡然一笑,道:“黄瓜的清香,加上甘蔗的清甜,辅以冰霜之气,用来解暑去寒,最合适不过?!?br />
    明元眼中光芒大放,“能不能告诉我,这道菜叫什么名字?”

    念冰淡然一笑,一字一顿的道:“九——青——神——龙——冰——云——隐——?!?未完待续)
斗地主微信红包提现金 安徽快3玩法电子开奖准备就绪 急速赛车游戏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150特码一肖公式规律 中国排球官网 福彩3d规律技巧 浙江体彩飞鱼开奖号码 广东彩票下载安装 浙江20选5开奖时间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全 福利快乐10分玩法介绍 上海新时时彩开奖走势 老版刘伯温 2019波叔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