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娱乐棋牌下载 > 科幻小说 > 文艺时代 > 第一百二十章 苏州河
    就在几年前,鹿特丹还是个规模很小的电影节。

    九七年,王晓帅带着来这刷经验时,一场坐满也就五十来人,给他放了两场,加起来一百来人,已经是很不错的规格了。

    楼烨算赶上了它发展壮大的好时候,起码人数就翻了几倍。今年来参展的片子有二百多部,一共二十七个影厅,全部开放。每个厅每天放四五场,这样每部电影可以得到至少三轮的放映机会,对那些渴望一战的新丁导演来说,是个再合适不过的试验场。

    开幕片是部丹麦的电影,有个很古怪的名字,叫。这种低级的英文单词,褚青还是认得的,但抱歉,他也只是看懂了片名。

    这货其实很无聊的,柏林好歹还有些华语电影可以蹭蹭乡亲感,鹿特丹却完全像个异次元世界,看不明白,更听不明白。

    他还真掏钱去捧了两次场,随便找个厅钻进去的,没到半小时就败退。

    这里的电影,总是把自己和“独立”“实验”联系在一起,体现的当然不是一种优雅趣味,而往往是直接,生硬,粗糙,极具个人化。称不上好看,尤其对褚青这种俗咖来讲。

    被排到了第二天,单独的一个大厅,上下午各一场,三天后,又有连续的两场放映。

    楼烨拿到小册子的时候,跟奈安嘀嘀咕咕研究了半天,把每部电影的排片表都列了出来。最后一对照,才松了口气:主办方还是很看好这片子的。

    说不想拿奖。那是假的。楼导算妥妥的文艺青年了,可也知道拿奖才能卖出个好价钱。有了钱才能让他继续矫情。

    褚青自然也希望电影能获得肯定,但更大的期待是想看看,楼烨折腾了一年多,鼓捣出来的到底是个啥玩意儿。

    24日,晴。

    昨晚跟女朋友煲了会国际长途,把室友肉麻的直叹气,俩人对如何正确的处理好男女关系进行了深入探讨,直至夜半。

    早上,褚青不由赖了会床。

    楼烨许是太过兴奋。精神奕奕,难得的显出了点急脾气,不愿意等他刷牙洗脸,跟奈安先行出门。

    褚青细细的梳理了头发,把珠子戴好,小跑着到了影院。门口贴着张海报,做得很精致,他看着上面的周公子愣了会,然后才走进去。

    奈安和楼烨正跟一个老外聊天??醇?,连忙招手。

    “这位是葛文先生,从电影节诞生那天就在这工作?!?br />
    奈安介绍的很有技巧,她如果说这老外是电影节的选片人兼策划。褚青肯定不理解。但这么一说,立马就懂了:哦,开国元老。大人物。

    “你好,我是褚青?!彼斐鍪?。对自己名字的发音还不太准。

    “嗨,很高兴见到你。我非常喜欢你的表演?!备鹞暮芩实难?,卷发,嘴巴很大。

    他负责的工作有很多,除了选片,还经常出现在一些亚洲电影的首映式上,为其撑场,放映前介绍新人导演,结束了还要主持问答环节。

    褚青了解后,就觉得倍儿亲近,中国人喜欢当热情的东道,也喜欢那些同样热情的东道。鹿特丹,就让他有这种被盛情款待的感觉。

    几个人接着聊天,他主要在旁听,不时看看进场的观众。随着首映时间越来越近,人也越来越多,占了将近八成的场子,不禁微微惊讶。

    葛文也觉着差不多了,便示意工作人员可以开始,楼烨和奈安有点紧张的样子,略傻的站在大幕前面。

    褚青本来要溜进坐席,被葛文拦住,笑道:“不不,褚,你可是男主角,得站在这?!?br />
    此时,幕前大灯亮起,打在身上,他的发根猛地被一阵炙热焦灼,不自在的挠了挠后脖颈。

    葛文拿着话筒,简短开场后,便逐一介绍这三个人。

    褚青站在灯下,手都不晓得往哪放,只得负在身后,看着对面的百十来号,愈发的不自然。余光偶尔扫到旁边的楼烨,他嘴角似乎都在抽动,遂稍稍低头,忍住笑。

    在介绍到自己时,僵硬的挥挥手,鞠了个躬,等程序走完,逃命似的缩在座位上。

    灯光暗下,荧幕却没有亮起,还是一片黑暗。

    观众很淡定,安静的看着,虽然仅仅过了一天,他们已经见识了很多离奇古怪的电影,这点拍摄手法还不至于惊诧莫名。

    过了片刻,里面才传来一阵细细碎碎的声音,很模糊,分不清是什么。紧接着,周公子那低沉沙哑的嗓子,徐徐揭开了故事。

    “如果以后有一天我走了,你会找我么?”

    她说的很轻,充满伤感,就像一个人在黑暗中,慢悠悠的燃着香烟,然后摩挲着自己的爱情记忆。

    “会啊?!?br />
    “会一直找么?”

    “会啊?!?br />
    “会一直找到死么?”

    “会啊?!?br />
    这几句对话,很吊。

    即便大幕底端印着串雪亮的英文字,破坏了楼烨刻意营造出的淡淡的装逼气氛,可仍然成功吸引了观众的注意力。

    对话结束,荧幕终于有了波动。

    似一块石头投了进去,那丝波动慢慢亮起,越来越清晰,能看出是汩汩的纹浪,最后,一滩老绿色的河水才显现出来。

    镜头自水面上移,对着岸边一栋栋拆成空屋的老楼,从西向东,配着诡异的音乐,扫过高耸的烟囱,呆板的行人,斑驳的渡轮……摄影机好像就在船上,慢慢滑动着,记录它能看到的一切。

    这就是楼烨后来扛着机器跑去魔都,特意补拍的开头。加上他自我吹嘘的。性感又有磁性的旁白,把那种颓艳。衰败,哀伤。矫情,展现得淋漓尽致。

    可以说,开篇的这段剪辑和影像,以及镜头中所涵盖的意识,国内至今仍未有能超越的。此刻,也非常成功的震住了一帮子老外。

    褚青却在发呆。

    事实上,那个哑哑的声音一出来,他就呆住了。思绪一下子飞回到那条老绿色的河水之岸,有苍灰的天空。踩在大石上想捕捉阳光的周公子,还有她挂着泪珠的小脸……

    他的情况太过奇葩,从拍片到上映的间隔过长,有些事情已经淡忘??词?,看亦是,反而更多的,像对自己,以及对身边那些人的一场回忆。

    镜头开始无规则的摇晃,以第一人称的主视角推进剧情。这样的方式还是让观众们感到了一些新鲜。

    摄影师,也就是我,混迹在这座城市中,跟它一样的迷茫冷漠。有天。我遇到了一个酒吧老板,他为了招揽生意,想让我帮他拍几个美人鱼的镜头。

    这世上哪有什么美人鱼?

    我。却偏偏看到了。

    “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个不夜城……”

    曲子柔柔软软的响起,裹着霓虹闪烁的夜色。周公子画着眼妆。嚼着口香糖,镜头抖得厉害,毫无顾忌的拍着她的侧脸,正面,把她摇动得格外好看,甚至让人目眩神迷。

    一只手,绕过她的脖子,把烟喂在嘴里,她抽了一口,然后,轻轻吐出一个烟圈。

    摄影机忽地拉远,扩出她的全身,翠绿色短裙,黑丝袜,妖精一样的盛开在午夜街头。

    “呵……”

    褚青看着看着,忽支起胳膊,用手抵着额头,吃吃的低笑。

    “怎么了?”旁边楼烨问。

    他不说话,就是止不住的笑。

    因为在刚才,他发现,自己的心居然在砰砰的跳,这让他很惊讶,也很滑稽。

    褚青到现在还记着,当初在拍这场戏的时候,他就在旁边看着,看那条翠绿色的短裙,在自己眼前随意的舞动。

    哪会,他的心也在砰砰的跳……

    好吧,他承认,也许在戏中,也许在戏外,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爱上她了。

    时间过去了许久,这部该死的电影却让他重温了一遍当时的感觉。

    所以,才觉着好笑。

    拍戏的时候,是按导演的意思拍,逻辑混乱,情节接连不上,跟剪出来的成片是两回事。褚青和观众一样,对这个故事有着莫大的兴趣和期待。

    楼烨的旁白仍在冷淡的讲述着:

    “每次美美在阳台上喝多的时候,就会问我,如果她有一天真的走了,我会不会像马达一样去找她?!?br />
    “我问马达是谁,她说,就是住在附近的一个疯子。每天都骑着一辆旧摩托车经过我的阳台,他一直在找他以前爱过的一个女孩子?!?br />
    虽然是双线结构,楼烨拍的并不复杂,用旁白清晰的划分开故事节点。这种方法有点粗糙和肤浅,却让观众一目了然。

    画面忽然从颓败变得鲜亮,牡丹穿着大红的运动服,从那个木门里走出来,小脸纯净得如月光下的湖水。

    她闹心的问马达:“你让我在哪坐?”

    褚青瞅着自己头上那顶小一号的安全帽,下巴被勒得变形,不禁轻轻摇头。

    俩人一起骑摩托车的情景有好几处,她总伏在他背后,拍的时候自己看不见,此时却真真切切。

    周公子的眼睛居然偏离镜头,一直在盯着他,车灯晃得那张小脸晕色分明,黑夜戚戚而过,似乎被他载去任何地方,都不在乎。

    褚青的心猛抽了一下,荧幕上的光影在他眸子里散乱飞舞,匆匆流逝。

    他们在夜色里疾驰,在河边伸出胳膊,孩子般的飞翔,一起喝带着野牛草的伏特加,一起在酒吧里看球赛,女孩子从未笑得如此开心。

    “两个以前从不相识的人坐在了一起,然后呢,然后,当然是爱情?!?br />
    这句一出来,全场的观众终于有了反应,轻轻的,慢慢流溢出来。

    仅仅二十分钟,所有人已经爱上了这部电影。

    ps:妈蛋的,隔了几十章,我终于能用这个当标题了

    看文艺时代最新章节到长风文学www.
平特肖公式软件 微信彩票中了一等奖 青海十一选五今天奖号 2019080福彩中奖号码 福彩中奖彩票 冰球刀应该怎么选鞋号 黑龙江36选7开奖结果今天 吉林十一选五吉林快三走势图彩乐乐 冰球基本功视频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软件 吉林快三豹子6 新疆福彩喜乐彩在哪儿买 战神天书两码中特 彩经网 幸运农场20190204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