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娱乐棋牌下载 > 科幻小说 > 文艺时代 > 第一百九十八章 吵架
    次日,晨。

    褚青领着刘晔到了戴斯杰下榻的宾馆处,地方‘挺’大,讲究,人家根本不差钱。

    戴斯杰早就入了法国籍,算是比较成功的海外华人,平时搞搞文艺创作,写书,拍电影,《巴尔扎克和小裁缝》就是根据他的同名畅销小说改编的本子。

    导演的水准倒是其次,关键是他背后的制片方太吊,正统的法兰西文艺血脉。往小了讲,什么凯撒奖,戛纳影展,以及欧罗巴地域的一票电影节,能不能拿奖另说,但片方只要打个招呼,妥妥的入围主竞赛单元。

    若往大了捋,那便是金球奖,奥斯卡这等级别的圈子,谈不上资源有多牛*‘逼”起码比国内累死累活的申报要简单得多。

    所以咧,演员为‘毛’一见是国际卡司的合拍片,哪怕脱了‘裤’子整容也颠颠的往前凑,不就因为容易刷‘逼’格么。

    大6明星,国际明星,世界巨星光听着,差距就特悬殊,千金小姐跟使唤丫头般的对比关系。

    也正是如此,刘晔才愈的心惊胆颤。就昨天晚上,他接到褚青的电话时,差点吓‘尿’了,还以为丫‘抽’风了。

    老大!你知道这是啥片子么,怎么跟烂萝卜似的说送人就送人了?若非了解甚深,真的会觉得对方图谋不轨。

    “哥,要不咱回去吧?”他看着长长的走廊,安静幽闭,小心劝道。

    “回去干嘛?”

    “呃,你再好好想想啊,机会难得,你就这么,这么让给我了”他卡了壳,感到非常的羞愧和不安稳。

    褚青顿住脚步,一本正经道:“记着,这可不是我让给你的,也不是我不想演。我特别想演这片子,但没办法,五月份我得去戛纳,档期确实排不开?!?br />
    说着,又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你就踏踏实实的,别瞎想,等会见了导演好好表现,把角‘色’拿下来,就算对得起我了?!?br />
    “嗯我肯定拿下来!”刘晔点点头,不禁放松了许多。

    好吧,这货竟忽悠老实孩子。去戛纳只是个托词,李昱的法文字幕版《今年夏天》刚刚完成,才给皮埃尔里斯安寄过去,哪能这么快就有消息了?

    究其缘由,无外乎那两点:怕媳‘妇’儿吃醋,怕自己把持不住。

    这跟《十七岁的单车》还不一样,当时褚青和周逊都不晓得搭戏的对象是谁,纯属偶遇。而且戏份也是客串的‘性’质,见面时间不长。

    可《巴尔扎克和小裁缝》就碉堡了,你想啊,初夏方好,煦暖怡人,剧组往深山老林里一钻就是几个月,有‘hua’有草有溪水,‘骚’男‘骚’‘女’咔咔的互飙荷尔‘蒙’生点啥‘操’蛋事,都特么不奇怪。

    他对自身的控制力,老实讲,真没多大信心,与其犯错误,干脆眼不见为净。

    “咚咚咚!”

    褚青轻轻敲‘门”片刻,戴斯杰开了‘门”笑道:“来了!”

    “早,没打扰您吧?”

    “没有,来坐坐,吃饭了么?”他已经知晓这次合作是不成了,也没撂冷脸,仍然热情招呼道。

    “吃过了。哎,您这房间不错啊,瞅着就舒坦?!?br />
    褚青环顾四周,彼此客气了几句,又伸手一指,道:“戴导,这就是我跟您说的,我弟弟刘晔。别看人年轻,戏特别好,形象和角‘色’也‘挺’搭的?!?br />
    “嗯?!?br />
    戴斯杰不置可否的应着,压根就没听过这号人,打量了两眼,直接问:“你拍过什么?”

    “呃,《那山那人那狗》?!绷蹶拭Φ?,把唯一有面子的作品拎了出来。

    “哦,这倒有耳闻,好片子?!彼懔酥а?,接着问:“有带子么?”

    “带子没有,就有碟?!瘪仪嗯ね肥疽?,那货赶紧从包里取出盘vnetbsp;   “行!”

    对方接在手,瞧了瞧,笑道:“青子,这个我得回去让片方看看,他们满意了,我们才能继续谈?!?br />
    “我明白我明白,麻烦您了!”褚青拽起刘晔,俩人一起躬身致谢。

    他并不怎么担心结果,片中的那个角‘色’马剑铃,本是下乡知青,外表木讷,内心火热,典型的闷*‘骚’受,恰恰符合刘晔最适应的路线,可谓十拿九稳。

    “蝶儿闯入我梦,我在蝶梦之中,是梦是醒有什么不同”

    电视里,片头曲现,一通‘乱’七八糟的剪辑过后,定在沈‘浪’那张齁长的刘海脸上。

    范小爷抱着猫,吃着酸酸甜甜的草莓,看着无敌美少‘女’拍的电视剧,还有二十四孝老公陪伴,那叫个舒爽。

    话说《武林外史》前阵子刚在天*津卫视播,十几集下来,便轰出了4o%的收视率。这部披着武侠剧外衣的偶像剧,非常对年轻观众,尤其是中学生的胃口,成天成天的追看。

    尤其剧中的三位主演,沈‘浪’负责帅,白飞飞负责美,朱七七负责卖萌,各圈了一大票死忠粉。

    若论单纯的颜值,王燕的指数自然比不过范小爷,可谁让人物设定不同呢。白飞飞本就是个楚楚可怜的黑莲‘hua”特能‘激’起别人的?;ぁ奔蛑比镏滞ㄉ?。而朱七七咧,元气满满的大萝1i一枚,走的是蠢萌路线,男生们最爱这口了。

    其实作为范小爷的粉丝,是巨苦‘逼’的事情,丫连个公司都没有,人家想写封信送件礼物,居然找不到地址邮寄。

    不仅如此,她也没有经纪人,没有公关企划,没有形象包装,没有专‘门’的后援团管理纯粹一‘女’吊丝,完全放养,搁野外倍儿吧‘乱’蹦,活的还杠欢实。

    所幸,她这次的演技备受好评,几家媒体都特意夸了一段,认为她已经摆脱了金锁的‘阴’影,将朱七七骄纵蛮横又善良可爱的特‘性”表现得淋漓尽致,堪称演员生涯的又一部代表作。

    范小爷这号死宅,目前最大的兴趣就是上网搜刮新闻,瞅见称赞自己的文章,便能傻乐个半天??上Ч赜凇段淞滞馐贰返谋ǖ捞?,周易秉承了一贯的抠‘门’‘毛’病,根本舍不得‘hua’钱做宣传,除了津‘门’地区,其他城市甚至都不晓得有这部剧集。

    大家的注意力,全放在即将播出的《笑傲江湖》上。

    褚青倒安慰了几句,因为他记着《武林外史》可是全国‘性’热播的,估计得等二三轮放映后,才能看到真正效果。

    “哗哗哗!”

    卫生间同时传来淋浴的冲水声,范小爷把音量调大了些,喊道:“你快点洗,都开演了!”

    “催什么催,我洗头呢!”他也喊着回道。

    “今天又不做*爱,你洗那么干净干嘛?”她继续彪悍道。

    那边瞬间没动静了,应该被噎着了,找这么个‘女’朋友,无时无刻不在锤炼着神经韧‘性’。丫头则撇撇嘴,简直弱爆了,顿感寂寞如雪。

    “叮铃铃!”

    这会,木案上的手机却响了,还外带震动,果盘‘乱’颤。

    “你电话!”她提醒道。

    “你帮我接一下!”

    “哟,不怕你情*人找你???”她开着玩笑,随手塞嘴里一颗大草莓,吧唧吧唧的嚼。

    五分钟后,褚青头顶白‘毛’巾,光溜溜的闪到客厅,问:“哎我内*‘裤’呢,你放哪了?”

    “穿这个,我新买的?!狈缎∫鲋缓凶尤庸?。

    “ck?”他瞄了瞄牌子,问:“多少钱一条?”

    “15o!”

    她见男朋友瞪眼,立马解释道:“哎呀这个穿着舒服,不勒腰,也不勒‘鸡’*‘鸡’?!?br />
    褚青无语,只得套上,没觉着有啥出奇的,道:“谁打的电话?”

    “刘晔,问你哪天有空,请咱们吃饭?!彼⒆诺缡踊?,好奇问:“说谢谢你帮忙了,你帮他啥忙了?”

    “哦,就有个片子找我,我给他了?!彼辉谝獾?,攥着手机想回个短信。

    丫头皱皱眉,问:“啥时候找你的,我怎么不知道?”

    “哎,没什么,反正我都推了?!?br />
    “什么没什么,你放下!”她抢过电话,追问着:“你说说那片子?!?br />
    “呃,就是法国投资的,然后就找我”他简单的讲了一遍,笑道:“我合计还得去戛纳呢,也没空演?!?br />
    就这男人,肚子里生几条蛔虫都瞒不过‘女’朋友。果然,丫头丝毫不信,敏锐的揪住关键环节,问:“演员还有谁?”

    他眨眨眼,犹豫道:“陈昆,和周逊?!?br />
    “”

    范小爷听了,莫名其妙的垂下头,两颗白板牙轻轻咬着嘴‘唇”闷闷不语。

    好半响,她都不一言,给褚青‘弄’得直愣,貌似没讲错话啊,慢慢凑近,试探道:“咋了你?”

    “我是不是拖累你了?”她总算开口,却冒出这么一句。

    “???没有,你瞎想啥呢!”他连忙道。

    “那你为什么推了?”

    “我得去戛纳?!?br />
    “说实话!”

    “我不爱演?!?br />
    “说实话!”

    “我想歇歇?!?br />
    “说实话!”

    她睁着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男朋友。

    褚青没招了,支吾道:“我,我不是怕你生气么?”

    “呵”

    丫头似乎早有预料,古怪的笑了笑,忽站起身,道:“你问我了么?你怎么知道我生气?我就那么小心眼??!”

    “你本来就小心眼?!蹦腔趸垢悴磺遄纯?,低低嘟囔着。

    “行!就算我小心眼,那你有事跟我商量一下行不行?”

    “我怎么没跟你商量啊,啥事我不都听你的?”

    “放屁!小事你听我的,大事你听过我的么?别说听,你连告诉都懒得告诉我,自己拍拍屁股就定了!”

    丫头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仿佛要把憋了一肚子的怨气全撒光,道:“《笑傲江湖》,那么大个戏,你说推就推了,我有半点不同意么?”

    “还有你跟老贾他们你为了哥们义气,行,我陪你!你活不下去了我都养着你!可你起码知会我一声好不好?”

    她脖子前倾,双肩微颤,像只愤怒的小豹子,吼道:“还有那次,你上来就说分手,我他*妈都不知道你为啥要跟我分手!我现不管什么事,我居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呵,这回又来了!”

    范小爷‘抽’动着‘唇’角,似怒似笑,道:“你明白它是啥片子么,这么好的机会,你随随便便就送人了。事先不跟我商量,完了还赖到我头上,还怕我生气”

    她呼哧呼哧的喘着,嗓子都喊哑了,道:“你装屁的大方??!你他*妈就是自以为是!”

    “咣啷!”

    “啪嚓!”

    褚青霍地起身,撞得木案偏离半米,果盘远远的摔碎在地,水‘色’的玻璃渣子伴着红草莓,煞是漂亮。

    之前的那一串话,他都没在乎,反而‘挺’惭愧的,觉着‘女’朋友教训得对??晌ǘ勒饩洹澳闼?妈就是自以为是!”

    一下子就戳燃他的火线了。

    两口子吵架么,只要维持在安全范围内,唠唠叨叨的无所谓,怕的就是踩过界。因为踩过界的言语,往往直刺内心,往往是最真实的想法。

    褚青此刻就特憋屈,特闹腾,特想泄

    我自以为是?我白天黑夜的都为了谁?????

    “对!我他*妈就是犯贱!”

    他甩下一句话,蹭蹭进了另间卧室“砰”地关上‘门’。

    丫头戳在原地,被震得一眨眼,猛‘抽’了‘抽’鼻子,忍住丝丝酸意。几步跑回主卧房,使尽了力气,也“砰”地一声,比刚才更响。
双色球模拟摇奖器在线 青海快三电视走势图 白小姐中特网一肖中特一准 福彩3d字谜画谜总汇 超级大乐透走势图56qi 至尊宝平特规律论坛 北京pk10跟计划技巧 四川娱乐场所 福建22选5开奖 甘肃快3遗漏号码统计器 双色球历史066期 腾讯五分彩合法吗 牛牛决战 中彩网开奖信息 下载体彩11选5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