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行同治帝自己也没有想到会有如此意外的收获,富庆这里居然率先开花了,生生把邮驿改制到了大清电报局的手里。? ? 火然? 文  w?w?w?.?r a?n?wenA`com

    让人非常惊讶的是,在上海道后花园的这场临时见面会,居然全票通过了这份提案,而且送回紫禁城之后也没有遭到抵触,这改革就这么顺利的进行下去了。

    两宫太后不会在这种小事儿上掣肘,慈安巴不得给自己的男人增加权利呢,慈禧巴不得自己儿子越来越好呢。

    只有奕䜣和奕譞在受到江南亲信电报后,曾经在恭王府里又一次简单的密谈。

    “六哥,您说富庆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为了修电报网都自筹资金了,这不吃力不讨好吗?”

    鬼子六放下手里的电报纸冷笑一声“给他,让他闹去!这点事儿你都看不明白?还不是为了钱?那电报局怎么可能赔钱,发几个字就一块银元,能赔钱才见鬼呢?”

    “这也太贪了点吧?他富庆够可以的了,都富可敌国了还油锅里捞钱你?”

    “你糊涂!”鬼子六啪的一拍桌子“他是给自己贪钱吗?他这是给载淳那个小崽子贪钱呢!上海道翻来覆去说的就是一句话,银子呢!”

    “载淳这小崽子是找咱们毛病呢,怪咱们一直没给他的御林新军拨款,怪咱们把持了户部财政!”

    “呸!从英国人手里弄来那么多钱,当我不知道?你载淳出卖大清国的利益给英国佬换来的钱还不够你练兵的?还惦记国朝这点军费呢?”

    “丫的真当自己是天子了,权势都给你?我们八旗全都王八翻盖饿死肚子朝天?这就好了,他载淳要的不就是这个吗?”

    “呵呵……户部要是再给他,咱们以后还有活路吗?”

    鬼子六气的在书房里转来转去“全他妈的是你得,全都给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丫的让翁同龢那群人洗脑洗傻了吧!”

    “说两句漂亮话,你还真以为这一千多万平方公里的帝国就是你一个人的了?操……你额娘的!”

    奕譞可很少见到六哥如此失态,爱新觉罗家的帝王教育还是很严格的,从小都没人敢说脏话。

    今天奕䜣真是让他侄子给气疯了,操……你额娘这话都说出来了,转念一想你鬼子六也没少日他额娘??!

    奕譞赶紧摇了摇头丢掉胡思乱想“那怎么办?就任由富庆他们折腾去?要不我让手下人上几个驳斥的折子?”

    “不必!”鬼子六一摆手“给他……那电报局一年能有多少出息?七八十万两银子,超不过百万两去,让他们贪!”

    “我就不信了,多了这一百万,他还能训出天兵天将不成!给他……”

    两年后,当奕䜣和奕譞知道大清电报局每年的实际利润根本就不是他们想象的七八十万两而是妥妥的五百万两之后,两位亲王顿时炸了锅。

    虽说这二位是满人中肯睁开眼睛看看世界的人,但是他们所谓的看世界也不过是坐在北京城里被动的等别人灌输。

    庆三爷还有同治帝这些人可是让肖乐天带着亲自走出国门去实际考察过的,这深度和广度根本就没法比。

    电报技术对于十九世纪末来说,不亚于21世纪的生物工程、5g通信等等前沿暴利的科技,这附加值高的难以想象。

    几套假账就把他们都给骗过去了,甚至两位亲王明知道有假账也想不到做假账的规?;嵴饷创?。

    不过这一切都已经是后话了!

    鬼子六发泄完了情绪,喝了几口香茶突然幽幽的说道“你找的人怎么那么不中用?连扣黑锅都扣不好?”

    奕譞一脸黑线“这也没法怪我的人,谁知道载淳突然要搞什么万民抬御辇,整个御辇下全都是老百姓,一个个挤在一起密不透风……”

    “而且九帅手下的老鹰也带人进去了,我的人根本就没有机会啊……”

    “机会……机会……这是多好的机会!只要我们搞出一个未遂的刺杀出来,就能一箭数雕了……”

    谁都没有想到手持分水峨嵋刺的那个神秘刺客,那个在老鹰手里过招的杀手,居然是同治帝的两位亲叔叔派出来的。

    但是这场刺杀并不是真的想要同治帝的命,而是一个搅动政局的事变!

    目的一,就是为了给湘军扣黑锅,刺客在江南行刺皇帝未遂,那么江南一直都是你湘军势力最大,你没嫌疑谁又嫌疑?

    我们不要什么确凿的证据,我们就要这种隐隐的可能,只要有这种可能我们就可以打嘴仗,甚至掀起民间的舆论了。

    目的二,你曾国藩牛啊,在养心殿这么不给我面子,那就只能找你兄弟下手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你逼的我没退路,我也得拿你家人下手,反正到最后肯定扣九帅一个护驾不利甚至预谋刺杀的罪过。

    只要我出招了,你就得化解,到时候你再想攻击我那力道可就不够了!

    目的三,敲打敲打载淳,用这种无影无踪的刺杀提醒你,这大清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该服软的时候就得怂!

    目的四,借机就可以清洗同治帝身边的安保力量,回到紫禁城我就能动用大兵缴你的械,你的御林新军我就说是一群暴徒,先给你隔离看管起来。

    好处多的很呢,只要这件事儿一发生,那就见招拆招呗!

    可惜好好的计划居然让同治帝临时起意的一个万民抬御辇给破坏了,要说行刺这种事需要人多混乱,但是也不能太混乱了。

    当时同治帝的御辇都已经在人海的脑瓜顶上飘起来了,好几千人拥挤在一起密密麻麻跟琉球卖的沙丁鱼罐头一样。

    刺客也需要空间来行动啊,在这里面挤的动弹不得,能跟老鹰过两招已经是奇迹了!

    “真没想到,载淳还有点气数,居然自己把这个局给破了……”奕譞叹了口气。

    “呵呵……破了?哪有那么简单,他离着北京城越远也就越安全,只要他回国,离着四九城越近,也就越完蛋!”

    “小小年纪还真以为自己能挑起偌大的江山了?幼稚……等他回来给他几个下马威,他也就知道厉害了!”

    “给南边发报,接着盯紧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