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娱乐棋牌下载 > 都市小说 > 超级学神 > 第二千七百一十章 再见根儿道人!
    苏航沉吟许久,“是太蹊跷了,不过,哪怕是再蹊跷,星月峰这一趟,咱们似乎免不了要去走走!”

    陈小利点了点头,的确,他们来都来了,总不能在这儿干坐着,时间紧迫,也容不得他们等待,哪怕明知道有蹊跷,这星月峰也得去啊……

    夜幕之下,九月同辉,几如白昼,两人考虑再三,还是往星月峰去了。??火然文  w?w?w?.?r?a?n?w?e?n?a`com

    好在这星月峰也算是无上派的一个标志地,随便找几个人问问,就能找到方向。

    星月峰距离神霄峰很远,又因为是禁地,久无人至,山上森林茂密,处处都是荒草,连一条像样的路都没有。

    在星月峰的后山,有一座老朽的高塔,矗立在密林间的一片平地上,就像是碎石堆砌的一样,摇摇欲坠。

    “什么玲珑塔,这卖相,未免也太差了些!”两人站在塔下,抬头看着面前这座破塔,苏航忍不住吐槽。

    塔下连个守塔的人都没有,一切都显得那么的古怪!

    “不可马虎!”陈小利看着面前这座不怎么起眼的石塔,“此地乃无上派禁地,关押重犯,居然会无人镇守,太蹊跷了!”

    “是啊,太蹊跷了,要么是洪真太过自信,要么就是有圈套?!彼蘸降?。

    圈套?陈小利皱了皱眉头,左右四顾,似乎是想看看危险在何方。

    苏航道,“不用看了,该来的总会来的,咱们改变不了什么?!?br />
    陈小利道,“那现在,怎么说?进去?进去了还出得来么?”

    苏航沉吟了一下,直接对着前面的高塔喊了起来,“根儿道人,可在塔中?听得见我说话么?”

    虽然不知道这玲珑宝塔具体有多高的品级,但若真能困住根儿道人,那品级肯定不低,苏航在外面讲话,根儿道人在塔中可不一定能听得见。

    许久没有回音,周围山林里的鸦鹊嘎嘎叫着,气氛相当的诡异和压抑!

    “苏航,要不,咱们还是先撤吧,总有种不好的预感!”陈小利道。

    “轰隆隆……”苏航正想说点什么,这时候,面前的玲珑塔突然震动了一下。

    塔外的碎石哗啦啦的往下掉,仿佛那石塔活过来了一样,见此异动,苏航和陈小利都下意思的往后退了两步。

    “原来是你这小子,来这儿干什么?害得我还不够惨?”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石塔之中传了出来。

    “根儿道人?”苏航愣了一下,随即一喜,这声音,正是根儿道人的声音。

    “哼?!彼写匆簧浜?,“小子,看到我被关在这里,你现在是不是非常的得意?”

    苏航回过神来,连忙摇了摇头,“对于你的遭遇,我深表同情,不过,说到底还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你不是为了所谓的命运,对我痛下杀手,何至于被十八界王围攻,落到如今这步田地?!?br />
    “哼?!庇质且簧浜?,根儿道人道,“怪我疏忽大意,没想到被你小子扳回局面,否则的话,凭我那两个阵法,十八界王又有何惧?”

    苏航一笑,“牛皮谁都能吹,但好汉不提当年勇,如今的你,只是洪真的一个阶下囚而已?!?br />
    这话倒是大实话,倒也不是打击根儿道人。

    根儿道人道,“废什么话,既然来了,还不快救我出塔!”

    苏航和陈小利对视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转而看向面前残破的石塔,“你怎么会觉得,我们是来救你出塔的呢?”

    苏航有点好奇,要知道,根儿道人之前还害过他,如果不是十八界王合力破阵,他和根儿道人那一战,还指不定谁输谁赢呢,他凭什么会觉得一个被他害过的人,会来救他?

    根儿道人道,“你若不是来救我,用得着巴巴的从天外天跑来无上天?据我所知,天外天和无上天是死对头吧,你好像还是天外天大道宗的宗主,冒着么大的风险,应该不会是来看我怎么死的吧?”

    不得不说,这个根儿道人,分析得倒也透测,不过,苏航却是摇了摇头,“虽然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还真没想过救你,今日来此,只是有点事情想问你?!?br />
    “问就别问了,要么救我出去,要么,就别问?!备廊酥苯右痪浠?,把苏航的话给堵住了。

    道理很简单,既然有求于我,那就照我说的来。

    苏航顿了顿,道,“就这么一座破塔能压得住你根儿道人?”

    “呵,破塔?”根儿道人轻笑了一声,“你别看这塔看起来不怎么样,这塔孕育于混沌之初,当年为了抢这塔,多少人抢破了脑袋,最终还是被洪真给得了,此塔别的能力没有,单就有一个困字,只要入了这塔,哪怕界王境界,一时半会儿也别想出去,我就一个准界王境界,你跟我说,如何出去?”

    苏航闻言,微微皱眉,“既然这塔如此厉害,我们又如何能救你出来?更何况这里是洪真的地盘,你又是洪真的要犯,再来几个我,怕也救你不得?!?br />
    “那就不是我的事儿了,怎么救我出去,是你们该想的问题?!备廊说?。

    苏航不禁郁闷,听根儿道人这口气,分明就是吃定他们了。

    苏航转而看了看陈小利,陈小利道,“看来刘道长知道我们想问你什么?”

    根儿道人冷笑,“还能问什么,还不是和洪真一样,想从我口中问出罗天玄功的秘密!”

    说到这儿,根儿道人顿了顿,继续道,“姓苏的小子,你们若是能助我逃出生天,我不仅告诉你们罗天玄功的秘密,更可以将罗天玄功倾囊相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