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屋中,凌仙剑眉紧锁,心生疑惑。r?a?  ? nw?en? w?w?w?.?r?a?n?w?e?na `c?o?m?`

    他想不通,为何自己能与晴晚签订契约,更想不通,为何契约没有彻底消散。

    “奇怪,明明可以的啊?!?br />
    晴晚秀眉皱起,自肺腑的疑惑,绝无半点作伪。

    “算了,虽然契约没有彻底解除,但已是名存实亡,限制不了我?!绷柘擅纪肥嬲箍?,不打算计较了。

    契约已经失去了威能,没有了不能离开晴晚过十里的限制,这对他来说,已经足矣。

    “名存实亡么…”

    晴晚眸光黯淡了几分,不过下一瞬,便有些窃喜。

    虽然契约无法限制凌仙,但终究是藕断丝连,这个结果,可比从此路人要好得多。

    “现在我们两清了?!绷柘傻恍?,前所未有的轻松。

    “不,我欠你?!鼻缤硪⊥?,歉疚道:“我不该强行与你签订契约?!?br />
    “都过去了,怎么说,你也救了我一命?!?br />
    凌仙笑着摆摆手,道:“对了,乌擎部落到底有什么?;??说出来我听听?!?br />
    “无疆大6强者为尊,胜者生存?!?br />
    “每过十年,千山丛林的部落都会举行一次生死战,输家沦为奴隶,归赢家所有?!?br />
    “我乌擎部落的对手很强大,没有丝毫胜算?!?br />
    “因此,族长带着我们祭天,希望能得到一头元神兽。`”

    晴晚简单说了一下。

    “很残酷的法则?!?br />
    凌仙星眸眯起,笑道:“说起祭天,难道老天爷真会实现祭祀者的心愿?”

    “当然?!?br />
    “虽然希望渺茫,但上苍的确是满足过祭祀者的心愿?!?br />
    “最近的一次是三百年前,一个没落皇族倾其全力,希望族中能诞生出一个成道者?!?br />
    “据说,老天爷当场便降下了成道之光,让这一族的族长成为了圣祖!”

    晴晚展颜微笑,目露憧憬。

    “圣祖?”凌仙剑眉皱起,震动之余,也觉得有几分荒诞。

    他的那方天地,虽然也有人祭天,但却从未听说,上苍满足了谁的心愿。

    然而异域却可以,并且能让人一步登天,这是何等的不可思议?

    “夸张了吧,如果只需要祭祀,便能成为圣祖,那修炼岂不是没了意义?”凌仙眉头皱起。

    “怎会没意义?”

    晴晚一撩垂至额前的青丝,道:“这只是小概率事件,万古以来,只此一次。

    “那也够不可思议的了?!?br />
    凌仙眉头紧锁,想不通异域的天,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那可是至高无上的圣祖,就算是惊艳万古之辈,也未必能够达到。然而,却有人通过祭天达到,这也太儿戏了。

    “世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也因此更加尊敬头顶这片青天?!鼻缤淼恍?。

    “无法理解?!?br />
    凌仙摇头,道:“不说这个了,部落生死战,你可有把握?”

    “之前没有,现在有了?!?br />
    晴晚感激一笑,道:“青鬼部落最强的存在,也不过是第四境,我挥手便能将其镇压?!?br />
    “相遇即是有缘,这样吧,我再教你一种神通?!绷柘沙烈髁似痰?。

    这几个月以来,他看到了乌擎部落的法门,现十分粗鄙,也就相当于是小神通。

    因此,他打算教晴晚一种大神通,算是给她傍身。

    “真的?”晴晚目露惊喜。

    “你看我像是在开玩笑么?”

    凌仙莞尔,一指点在晴晚眉心,将日月印的修炼之法传给了她。

    半个时辰后,晴晚领悟了一丝日月印,不由得露出震撼之色,喜悦之情。

    她虽然见识浅薄,但也分得出好坏,不夸张的说,哪怕仅仅是百分之一的日月印,也要比乌擎部落的法门强!

    如此一来,她怎能不震撼?怎能不喜悦?

    凌仙也有几分讶然,只因,晴晚只用了半个时辰,便领悟了一丝日月印。

    虽然距离掌握仍有一段距离,但足以证明,她的悟性很高。

    当下,凌仙淡淡一笑,道:“不错的悟性,让我起了爱才之心?!?br />
    “真的?那你收我为徒呗?!鼻缤碚W疟κ愕拇笱劬?,充满了希冀。

    “做我的徒弟,可不是一件好事?!?br />
    凌仙苦笑,想起了安秋水与小石头这两个弟子。

    不得不说,他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师傅,只给两人留下了修行资源与法决,并未指导她们修行。

    “一别多年,不知道她们如今怎么样了…”

    凌仙暗自叹息,有几分愧疚。

    不单单是对安秋水与小石头,也是对宫锁心等红颜知己。

    “怎会不是好事?”

    晴晚不解,在她眼里,凌仙神秘而又强大,有这样一位师尊,可是千百辈子修来的福气。

    “你确定要拜我为师?想清楚,这可是一辈子的大事?!绷柘汕嵝?,道:“现在反悔,还来得及?!?br />
    “我只怕你嫌弃我,不肯收我为徒?!鼻缤硇∈纸暨陆?,有几分忐忑不安。

    “你的修行资质的确不是很好,不过,你的悟性不差,做我徒弟倒也够了?!?br />
    凌仙沉吟了一下,笑道:“也罢,我就收下你这个徒弟?!?br />
    闻言,晴晚惊喜交加,也有几分复杂。

    从契约的角度来说,她是凌仙的主人,但此刻,却要成为凌仙的徒弟,自然是让她心绪复杂。

    “拜你为师后,是不是就不能叫你大力了?”晴晚迟疑了一下道。

    “你说呢?”

    凌仙瞪了晴晚一眼,道:“把大力这两个字给我忘掉,再敢叫,我便把你逐出师门!”

    “想不通你怎么这么排斥这个名字,我觉得挺好的啊?!鼻缤磬洁炝艘痪?,

    “的确挺好?!?br />
    凌仙笑了,道:“所以为师决定,送你一个名字,翠花?!?br />
    闻言,晴晚顿时抓狂了,连连摇头:“我不要这个名字,坚决不要?!?br />
    “由不得你?!?br />
    凌仙戏谑一笑,道:“我前两个弟子的名字,都是我起的,到了你这,也不能例外?!?br />
    “你这是**裸的报复!”

    晴晚欲哭无泪,终于有几分理解凌仙的感受了。

    “我是你师尊,我开心就好?!?br />
    凌仙戏谑的看着少女,道:“翠花啊,为师渴了,去给我倒杯茶来?!?br />
    “你再叫我翠花,我就跟你翻脸!”晴晚狠狠瞪了凌仙一眼,气得直磨牙。

    “谁让你叫我大力,亏你想的出来?!?br />
    凌仙失笑着摇摇头,道:“行了,去给族人报喜吧,这段时间,我便留下指导你修行,待伤愈之后,我再离开?!?br />
    ...
彩客网完场比分直播 体彩福建22选5开奖 香港王中王两码中特 大乐透走势图新版 500元 倍投方案 稳赚 云南彩票中奖情况 快乐飞艇官网开记录 贵州快三即时软件下载 福彩3d开机号今天查询 贵州十一选五历次开奖查询 内蒙古福彩快3一定牛 pc蛋蛋 国际象棋用书 香港赛马会老三怪彩图 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