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林中,凌仙神情平静,从容自若。r?a?  ? nw?en? w?w?w?.?r?a?n?w?e?na `c?o?m?

    他已踏上了不朽魂之路,灵觉极其敏锐,因此,他早就发现,步尘暗中跟着自己。

    之所以没有点破,是因为他想在此,将步尘与金袍女子一起解决。

    “你似乎一点也不意外?!?br />
    步尘自灌木丛中走出,双眸眯起,寒芒隐现。

    “为何意外?”

    凌仙淡淡一笑,道:“你的敛息之法太差,一出太玄宗,我便察觉到了?!?br />
    闻言,步尘面色阴沉了下来,眸中寒芒更甚。

    自始至终,他都以为自己瞒过了凌仙,没想到,一出太玄宗,便被凌仙察觉了。

    “若你是来杀我的,那我奉劝你一句,离开吧,你不是我的对手?!绷柘傻沉艘谎鄄匠?。

    “你不觉得很好笑么?”

    “一个第八境初期修士,也敢说我不是你的对手?”

    步尘笑了,觉得凌仙要么是脑子进水了,要么就是患了失心疯。

    他的修为可是超凡境后期,就算凌仙超越了三四个极境,也无法抹平两个小境界的差距。

    “谁告诉你我是第八境初期了?”

    凌仙摇头失笑,他的真实修为是超凡境中期,肉身后期,且超越三个极境。

    不过因为改天换地之术的关系,在步尘眼中,他只是一个超凡境初期的普通修士。

    “虚张声势?!?br />
    步尘双眸一眯,冷笑道:“你以为我上当么?”

    “我只是奉劝你,不要太高估自己?!?br />
    凌仙淡淡一笑,道:“我能识破你的敛息之术,自然也能瞒过你的感知?!?br />
    “大言不惭?!?br />
    步尘眸光冰冷,道:“你的命,我要定了,任你舌灿莲花,计谋百出,也改变不了败亡的结局?!?br />
    “败亡的人,只会是你?!?br />
    凌仙淡淡瞥了步尘一眼,不愿再与此人废话:“来吧,此战过后,恩怨尽消?!?br />
    “哈哈哈,你死定了?!?br />
    金袍女子放声大笑,其余人也露出惊喜的笑容。

    步尘是太玄宗的圣子,放眼整个止戈之城,都是最顶尖的妖孽,寻常修士连他一招都挡不住。

    因此,她们都认为,凌仙必死无疑。

    “你对他这么有信心?”凌仙淡淡一笑。

    “自然,就你这种货色,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金袍女子不屑一笑,而后将目光移向步尘,温柔如水,满是化不开的柔情。

    “步尘,我没想到来救我的人,竟会是你”

    “我可不是来救你的?!辈匠久纪芬恢?,目露嫌恶之色。

    这让金袍女子神情一僵,强笑道:“你心里是有我的,只是嘴硬罢了?!?br />
    “你哪里看出我是嘴硬了?”

    步尘嫌弃的看了金袍女子一眼,道:“要不是你有一个好祖父,我会理你么?”

    闻言,金袍女子娇躯一颤,惊喜全都转为了苦涩。

    她其实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愿接受,眼下,步尘揭开了血淋淋的事实,自然是让她失魂落魄。

    “情之一字,才是杀人不见血?!?br />
    凌仙轻轻叹了口气,想到林青衣、宫锁心等红颜知己,心头满是柔情,满是庆幸。

    人生得一红颜,已是邀天之幸,更遑论是那么多颗真心?

    “步尘”

    金袍女子泪落两行,道:“我最后问你一遍,若你杀了他,会不会救我?”

    “我会救你,但,只是看在你祖父的份上?!?br />
    步尘神情漠然,让金袍女子失魂落魄,伤心欲绝。

    “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会再纠缠你了?!苯鹋叟硬胰灰恍?,彻底死心。

    “说得好像你能活着离开一样?!?br />
    凌仙淡淡开口,道:“真当我是软柿子了?”

    “难道不是么?一个第八境初期修士,也配与我斗?”步尘轻蔑的看了凌仙一眼。

    “你就那么肯定,我是超凡境初期?”凌仙摇头失笑,懒得再与步尘废话。

    他散去改天换地之术,顿时,他露出了真实面目,也现出了真实修为。

    轰!

    虚空颤抖,八荒震动,凌仙如一尊不灭神明,俯瞰诸天万界。

    这让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尤其是步尘,更是大惊失色,心神剧震。

    自始至终,他都以为凌仙只是超凡境初期的普通修士,一招便可镇压。

    然而此刻,凌仙却释放出了超凡境中期气势,更惊人的是,他散发出了超越三个极境的神威!

    如此巨大的反差,怎能不让步尘大惊失色?

    “不可能,这不可能!”步尘怒吼,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凌仙超越了三个极境,而他却只是打破了两个圆满,这充分说明,凌仙比他更优秀!

    “我的天啊,他竟然是比步尘更优秀的妖孽!”

    “这才是顶尖妖孽,完了,我们没希望了?!?br />
    “好不容易等来了希望,没想到,却是更大的绝望!”

    众人眸光黯淡,苦涩不已。

    尤其是金袍女子,她本便伤心欲绝,此刻更是彻底绝望。

    “现在知道了吧,我可不是超凡境初期的普通修士?!?br />
    凌仙淡淡开口,他若是普通修士,那整个宇宙,都没有天才。

    “该死!”步尘面色阴沉,愤怒之余,也有几分忌惮。

    他虽然比凌仙高了一个小境界,但根基却逊色几分,最多也就是战成平手。

    “你若离去,我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br />
    凌仙神情平静,道:“这是最后一次奉劝了,望你珍惜?!?br />
    “你当我是吓大了么?”

    步尘冷笑,道:“不就是超越三个极境么?就算能抹平境界上的差距,你也改变不了败亡的结局!”

    “你太高看自己了?!?br />
    “也罢,既然你不懂珍惜,那我也只好送你上路了?!?br />
    凌仙漠然开口,肉身发光,璀璨如日。

    “这是超凡境后期的肉身!”

    步尘变色,有震撼,也有骇然。

    震撼是因超凡境后期的肉身十分罕见,尤其是出现在人族身上,更是相当惊人。

    骇然是因为不存在境界上的差距了,拥有超凡境后期肉身,超越三个极境的凌仙,绝对能将他镇压!

    故而,步尘二话没说,转身就走。

    这一幕让金袍女子愣住,其余人亦是如此。

    在她们心中,步尘就是如神明一般的存在,高高在上,完美无缺。

    然而此刻,他却不战而逃,这无疑是颠覆了她们的认知。

    “现在才想走,不觉得有些晚么?”

    淡淡一语落下,凌仙徒手裂虚空,挡在了步尘面前。

    ...
围棋规则 双色球历史号码查询 体彩网福利彩票走势图 老时时彩开奖 安徽福彩快3开奖查询 快乐十分单式开奖结果查询 三分彩哪个平台好 dnf刮刮乐宝珠怎么卖 贵州快3开结果下载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彩 笨重超脱的生肖 足彩进球彩计算器 3k娱乐平台 南粤36选7开奖时间 100995中金心水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