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王……?”劳伦斯放开了已经彻底的安静下来的路西菲尔。?燃文小说???? ?? ? w?ww.ranwena`com他不再束缚路西菲尔了。

    “嗯?不用在意,说到底了,那个东西也只不过是世界树的一个造物而已。只要是想的话,同质同量的东西,想要多少都可以造出来?!?br />
    “你居然……说她是个东西?”

    “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天使长理所当然的语气仿佛是在说着:你们的常识到底缺失到了什么程度,居然会把一个人偶当做是真正的人类。这样的话语一般。

    “不对啊,全部都不对??!”路西菲尔是个自私的人,他可以不为那些不认识的精灵们悲伤,但是他却绝对没有办法因为和自己熟悉,是自己朋友的人,就这么没有价值的死去。

    甚至于,是以那种屈辱的方式死去!“你这个狗屎混蛋!到底把她……把她当做是什么了??!”

    “原来如此吗……无趣?!碧焓钩び靡恢置靼琢耸裁匆话愕挠锲夯旱乃档溃骸拔医飧鱿匝鄣某鞘懈裁鹆?,包括其中九成以上的精灵和树人,甚至于将所谓的精灵女王也一起消灭了。但是,到了最后愤慨的,由此而得到力量的,反而是你这个外人吗……”

    说着,天使长看向了一边的几个古老精灵和劳伦斯:“换句话说,很遗憾呢,你们就连取悦我的价值都没有了?!?br />
    连一点征兆都没有的,天使长身后的羽翼动了,仿若是流星一般的朝着几个古老精灵而去,若是正面被那个羽翼击中的话,后果自不用去言语。

    不管是这个在顷刻间破灭的精灵王城还是直接化作了流星被打飞出去的精灵女王,都在诉说着它的力量!

    想都没想的,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在顷刻间开始撤退!除了根本就没有瞄准之外,其他的几个人,每一个人或者是精灵,都有或大或小的羽翼径直追击!

    这些羽翼,对于凡人来说,每一个都有几乎可以灭世的力量,但是在天使长的眼中,不管羽翼是大是小,也只不过其中蕴含的力量的微小区别而已。

    所以,天使长不会吝啬,他认为每一个存在需要一个的话,那么就会平等的赐予每人一柱羽翼的灭亡。他已经想要彻底清场,只留下自己和路西菲尔这个让他感兴趣的人了。

    古老精灵们和劳伦斯可以说是使劲浑身解数飞速的撤离。最先死亡的是史蒂芬康纳利,这个古老精灵的身体已经接近于尽数崩溃了。他已经无力在使用自己的能力了。

    而且其他的人也自顾不暇,完全没有谁能够帮他一把,正是如此理所应当的道理,他湮灭在了羽翼之下。

    然而,虽然这些古老精灵的速度或者说是手段,几乎可以说是史上最高,但是羽翼是来自不同次元的东西,仍旧在飞快的接近着他们。

    当死亡的绝望笼罩在了他们身上的一瞬间

    浑身黑红魔力疯狂爆发,全身上下笼罩的除了邪恶这个概念之外,就只剩下邪恶的高大精灵唐突的出现在了这些羽翼的前方

    高大的身影挥动手中并不是多么巨大,但是却绝对奇异的刀刃,描绘出了带有模糊光芒的轨迹。

    接着

    “轰隆”在光明世界的压制之下,却依然可以存在,强烈爆发,近乎滔天涌起的黑红色魔力下,毫无悬念地,从这个高大身影挥舞的剑刃之上,被挥洒出去!

    这魔力,不带有任何元素魔法的性质,所携带的,也就只有单纯的邪恶而已!

    “轰”一道巨大无匹的黑红色斩击,骤然猛地从刀刃上喷涌而出!

    仿若一道高高涌起的巨大天堑,理所应当不可能被消灭的羽翼,居然在这个斩击之下纷纷消失,就像是糖在水中融化为糖水一般的全部消融

    巨大天壑仍旧未有丝毫的削减的,朝着天使长斩击而去!

    天使长什么都没有做,他只是伸出手,轻轻的像是拂去了灰尘一般的随手一挥,这滔天的黑暗热流,就真的仿佛像是被拂去的灰尘被打散了!

    但是,天使长在做出了这个举动之后,刹那间低下了头??聪蛄俗约旱男乜?,在他的胸口位置,一道清晰的血线出现在了那里,金色的鲜血从中缓缓的流淌而出。

    虽然只是刹那间,金色的血液仿佛像是时间倒流一般的回到了天使长的身体之中,拿那道血线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仿佛都像是幻觉一般的。但是,毫无疑问的是,从天使长出现到现在,这是第一次受到了伤害,虽然只是一瞬间就恢复了的伤势!

    “什么”摆脱了?;墓爬暇槊倾等坏目凑飧瞿歉龈叽蟮纳碛?。他们拼尽了全力都没有达到的战绩,居然在那个叛道者的刀下……仅仅只是一挥,就轻而易举的达成了?

    然而,现象并没有结束,或者说是这一斩造成的现象,还没有结束。

    天使长打散了攻击,攻击理所当然的应该没有攻击到天使长的身体才对,但是在剑的轨迹本应该划过天使长的胸口的位置却出现了伤痕。

    而现在,在天使长的身后仿佛是空间被一瞬间被整齐地切断了一般的。整个空间从一道直线开始错位

    慢了一拍,仿佛是传来了如远雷一般的崩坏声音。这道裂缝才后知后觉的开始弥补,错位的空间在一瞬间重合在了一起。

    “噗”

    天使长刚刚愈合的胸口,突然之间再一次的裂开,金色的鲜血从中挥洒而出,这一次,伤口没有愈合

    “噫......???”

    路西菲尔的心脏因为超越了理解范围的战栗而收缩起来。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没错,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样,什么样的原理造成了这样的攻击的,造成了这样的效果的

    虽然世界树说贝奥武夫这个家伙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它却没有说清楚,贝奥武夫能够强到这种地步,强到可以伤到天使长的地步!

    这是单纯以人的境界在挑战神的境界,并且伤害到神的伟迹。

    但是能够搞清楚的是,要是刚才站在那里的是路西菲尔的话,那么路西菲尔现在,就已经彻底的……被斩成两半了。

    惊愕的人,不只是路西菲尔一个,甚至于,不只是这边的人,天使长也同样的惊愕,他那淡漠的表情之上,第一次出现了惊愕

    “没有达到我们这一个层次,但是却可以造成这一层次的伤害吗……”天使长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胸口,看着指尖千百年来第一次流淌而出的鲜血,嘴角微微的勾起了一丝笑容:“同样是作为精灵,你比那些有意思多了?!?br />
    但是,回应天使长的,却是不言也不语,就像是极度悲伤的野兽一般的贝奥武夫的斩击他不关心天使长想要对他说些什么,说些赞扬亦或是嘲讽这些都没有任何的意义。对于他来说,那个小女孩,那个精灵女王,在他的眼前化作流星的时候。

    对于天使长和魔神必杀的信念之中,就又多了一个必须要去那么做的理由而已!

    “不打算说些什么吗……嘛,你的身上,笼罩着一层迷雾啊。是和我同一层次的存在的力量在你身上有残留的关系吗?!?br />
    天使长身后的羽翼瞬间动了起来,这是天使长第一次做出了防御的姿态。在之前,任何的攻击,他都没有去做真正意义上的防御姿态。

    那些攻击即使是落在他的身上,也不会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之所以出手将其打散,也只不过是不想让那些粗劣不堪,比起玩具还要弱小的攻击,落在自己的身上而已。

    而现在,他防御了。很简单的道理,那就是贝奥武夫的攻击,真正意义上的,可以对他造成伤害了。

    羽翼层层叠叠的叠在了天使长的身前,就算是贝奥武夫能够劈开这个羽翼,也因为这些羽翼的数量实在是过多了,而不可避免的速度被牵制

    当贝奥武夫在怒吼声之中,掏出了巨大的十字架仿佛像是砸碎玻璃一般的将眼前的羽翼砸碎之前。

    一瞬间,流动于整个幻灵海的“风”被天使长所掌握。

    戴维赫利惊愕的发现,使用风的她,在一瞬间对风失去了所有的掌握。

    这就是天使长,只要他想的话,就可以剥夺任何人的柄权,即使这个力量并不是他擅长的力量。

    整个幻灵海的“风”都集中在同一点。仿佛是察觉到了什么的戴维赫利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开始了颤抖了起来。那是知晓了对方要做些什么,并为此而感到恐惧的颤抖

    就在天使长的手掌之中,当所有的暴风都凝聚在一起的那一瞬间,产生出了宛如焊枪前端般的耀眼白色光芒。

    空气经过压缩之后,会产生热能,这是任何人都知道的道理。而现在,在天使长的刻意操控之下,整个幻灵海的空气都被天使长被以超高的压缩率加以压缩之后,会变成一个摄氏超过一万度的高热球体。

    原本只有小小的一个光点,却瞬间将周围空气吸入,膨胀至直径大概三米左右的大小。

    仅仅一个瞬间,这个光球,就占据了所有人的目光,就像是太阳一般炽热,就像是太阳一般的灼目!

    摄氏一万度高温的外围热浪,让在场的任何人的皮肤都产生如烫伤般的灼热感。但是,这东西却像是玩具一般的,被掌握在了天使长的手中。

    被天使长无所谓的捏在手心之中,直到贝奥武夫破开了那层层的羽翼直接,天使长随手抛向了贝奥武夫。

    “稍微花费点时间,拨开那层迷雾看一下吧。给你,礼物?!?br />
    浊白的光球脱离了天使长的手掌,朝着贝奥武夫去的时候,仿佛像是终于摆脱了束缚的野马一般的,疯狂的吸收着空气,疯狂的扩展

    在场,只有戴维赫利知道,这个光球之中到底蕴含着什么样的力量,当他落在了某人身上的时候,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效果。

    但是,正如天使长说的那样,他给予贝奥武夫的,就只是一个小小的礼物而已。

    “礼物”这个词,并非是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去说的,而是站在贝奥武夫的立场上,如此叙说的。

    挥舞着手中巨大的十字架,翻手之间,贝奥武夫居然像是击打棒球一般的,将这个巨大的光球直接击飞了出去!

    光球划着弧线落在了远处的森林之中

    宛若大阳从大地升起般,眼前的视野全被染白。

    超高热源产生的热气瞬间膨胀,贪心地将效果范围内的所有一切全部燃烧殆尽。

    如此绝杀的光景大概只维持了五秒吧,但却感觉有好几十倍的时间那么长。

    不久,白色世界消失后,下意识的,将目光投放在了那白色的太阳升起的地方。

    随着急速退去的超高热源,眼前出现的是一个直径达到了十公里左右的,充斥着毁灭光景的巨大圆圈。。

    圆圈内呈现焦黑之色,变成一大片令人瞠目结舌的死亡大地。

    在惊人热量的侵袭下,周围植物全被燃烧殆尽,只留下几棵遭到炭化的巨木树根,一片焦黑的大地中,有几个结晶化的地方,现在依然还在冒烟。

    而在圆圈之外的,虽然没有圈内如此恐怖,但是依然称不上是乐观,受到了余波的影响的环境,比圈内也好不到哪里去。

    若是说想要这块土地恢复的话,单纯的以自然的伟力,也需要花费超过百年以上的时间才可以。

    然而,这种恐怖的光景,却并未落在真正战斗着的两个人不,一个是天使长,一个是邪恶精灵,这两位的眼中。

    当所有人的视线被纯白世界所剥夺的时候,邪恶精灵已经手持两把武器朝着神明,朝着天使长冲了上去,而天使长,也在纯白的世界之中,对邪恶精灵发动的攻击,给予了相应的反击

    短暂的时间内,邪恶精灵已经出手多达百次,但是每一次,都被天使长不多也不少的恰好完全防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