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win娱乐棋牌下载 > 都市小说 > 北亭奇案 > 第十六章 老鸟与菜鸟
    “你也学过刑事侦查?”青狐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 ?燃文小说 ?  w?w?w?.?ranwena`com

    罗注源没有隐瞒的意思:“对啊,我对这个学科特别感兴趣,我的理想就是当一名出类拔萃的警察。大叔,你觉得我能成吗?”

    青狐愣是没有笑出声来,怎么感觉有点别扭呢,自己一个堂堂的匪首,竟然在街上跟一个学生卖弄刑侦技能。

    实在是有点搞笑啊,他心里暗叹了一声,不过他并没有打算就此离去。

    “??!”罗注源忽然莫名其妙大喊一声,“我知道了,你不是警察!”

    青狐没来由地心里一动,这家伙怎么突然就变聪明了。

    “你是便衣!”罗注源神秘兮兮地凑过来,特意压低声音道,“我老师跟我说过,只有刑警才会打人,而最厉害的刑警,都是穿便衣的。我说得没错吧?”

    他的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一种极其自然的流露。

    青狐哭笑不得,他斥道:“别胡说八道,我在执行秘密任务,你这大呼小叫的……喂,要不我带你去见识见识什么叫真正的现场侦破?”

    罗注源却倏地退缩了,他侧着头问:“真的假的?大叔你别唬我?”

    青狐装作生气地道:“你一个小屁孩,我唬你作甚?敢不敢去,给个痛快话!”

    罗注源哆嗦着手,又把眼镜给带上了,他内心很矛盾和纠结啊。

    “怎么,不敢啦?”青狐决定再加一把火。

    果然,罗注源白皙的脸庞上泛起了一团暗红:“谁说的……去就去,去哪?”

    青狐暗自冷笑:“先保密。到了地方,你自然就知道喽?!?br />
    罗注源惊疑不定地望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不知道他的真实目的,难道这家伙真的这么好心?不太像啊。

    青狐抬手看了看表,焦急地道:“时间不太多了,我还是先走吧?!?br />
    罗注源也急了:“你不是说带我去长长见识吗?大叔,说话可不能不算数啊?!?br />
    青狐怪笑道:“逗你玩呢?!?br />
    “这……”罗注源一脸懵逼,果然是人精啊。

    青狐掐灭了烟头,微微一笑:“如果你还能跟上我,我就兑现承诺,破例带你出一次现场,如果做不到,嘿嘿,那就很抱歉了?!?br />
    话音未落,他已经扭头就走,丢下罗注源一个人在路边发呆。

    ---------------------------------------------------------------------

    青狐迈开大步走进了一家酒店,这家酒店占地面积很大,在当地算是四星级的吧,就坐落在半山腰上,道路可谓四通八达,哪里都有门、哪里都算不上门。他显然对这里很熟捻,七拐八弯地就不见了踪影。

    此时他已经颇为笃定罗注源的身份:这绝对是个刚出道的学警,装模作样也藏不住那点矫情的小心思。

    不过警方就喜欢派这种小鲜肉出去当卧底,胜在脸生底白。青狐刚出道时,也看着自己的老大被阴过,自己还亲自当过戴骆的线人,你说他能不门清?跟这些小毛孩子逗趣,他实在已经提不起兴趣。

    还是那句话,咱可是祖师爷。

    所以,青狐闷头出了一条幽深的小径后,立马转身进了一个布草间,打算在这里先睡个半小时彻底醒醒酒,现在这个点,布草间不可能有人,也很少锁门。

    他反手把门锁上,扯两床干净的棉被往地上一铺,裹起身子倒头就睡,很快便打起了呼噜声。

    大约两个小时后,等他再次推开门时,瞳孔登时急剧收缩。

    不远处的凉亭横栏上,也斜躺着一个年轻人,闲着没事在玩树枝呢,这不是罗注源又是谁?

    我勒个去!青狐暗暗骂了一声,倒也不怎么生气,毕竟这孩子还没菜到不堪入目的程度,想来古天明也不能安排个实打实的菜鸟跟踪自己。

    看见青狐边抹脸边走过来,罗注源一骨碌便翻身站了起来。

    “大叔,你醒啦?”罗注源谗着脸道。

    青狐冷哼了一声,斜眼看着他:“你怎么跟到这里来的?”

    罗注源不以为意地道:“您那呼噜声也真是太大了,本来我打算在门口守着的,实在受不了就闪凉亭这里来了?!?br />
    青狐没吭声,罗注源又凑上来:“这回可以带我出现场了吧?大叔?!?br />
    “出现???”青狐诡异地笑了笑,“好??!”

    罗注源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不过还没等他乐够,风声响动,一阵刺痛从脚弯处传来,他条件反射般腿一软,单膝跪在了地上,这位大叔居然偷袭自己。

    青狐也不说话,他的身手跟他的身材实在不匹配,不但下手快,而且下手狠,先伸出左臂绞住罗注源的右手,只听咔的一声响,罗注源的手臂竟然脱臼了。

    罗注源吃痛地垂下手,脑袋里一片空白?;姑坏人毓窭?,紧接着又是一阵疾风暴起,如同木棍般的小腿,重重地鞭在了罗注源的小脑袋上,硬是将他扫出三五米远,滚进了凉亭外的荆棘里。

    “嗷!……??!”罗注源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不吭不响地下死手,任谁也防备不了,罗注源登时感觉脖子都快断了,整个人动弹不得,他转动眼珠看了看胸口,一根坚硬的灌木枝条竟然准确无误地插进了肋骨里,红色的液体汩汩地往外冒。

    这临门一脚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威猛,令人毫无招架之力!事起突然,实在出乎罗注源的意料。

    青狐似乎也颇为满意自己这迅如闪电的组合技,慢悠悠走过来,俯身看着翻死鱼眼的罗注源,仿佛在欣赏着垂死的猎物。

    “怎么样,还想出现场不?”他的话里带着浓烈的嘲讽。

    罗注源嘴角淌着血,却还强撑着,声音微弱地道:“大……大叔,你……你这……是,是……?考验……我吗?”

    青狐没有回答,而是用森冷的目光盯着他,一股寒意瞬间笼罩住罗注源的全身,这是绝对的杀气,罗注源瘦弱的身躯在不由自主地颤抖!

    “铮!”青狐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一把不太锋利的割刀来,应该是随手从布草间里捡的。

    罗注源拼尽力气狂喊:“不要!……不要!”声音被大风吹散了。

    青狐手起刀落,炽烈的太阳光映射在刀面上,幻化出一道跃动的彩虹。

    对于敌人,他从来不手软!
广东时时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天津11选5走势图360 任选9场胆拖 优博线上娱乐城百家乐打不开 快乐飞艇官网 四不像图四肖中特彩图 香港赛马会尾数论坛 极速十一选五走势图 今日云南十一选五预测专家 六合彩特码公式规律 深圳免费六合图库 手机现金捕鱼平台 金彩娱乐城备用地址 11选5组选和值表 河南22选5开奖号码